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时安]伤潮溺亡

伤潮溺亡



文/shadow




「你表情真冷酷。」她脱口而出,坐在长椅上的男人的身边,舒展双腿放松的叹了一口气。有那么一小会,他们只是静静的坐着仰望夜空,望着薄云轻舒,明月高悬。露台上此时凉意袭人,但这凉意却有助于时樾平息体内的紧张。



「你不吃惊吗?」时樾最终说,打破了此时的沉默。



对方的回答仅仅是转向时樾对他微笑。



「我当时太生气了,你知道,」时樾继续说,他放在腿上的双手攥成拳。「你背叛了我。」



「不,」安宁说,她仍然在平和的微笑,「我保护了你。」



时樾干巴巴的笑了,「你这真不叫保护,」他飞速说。



「这就是保护,」对方反驳,探过身子用手轻抚他的脸颊。「我保护了你。」



时樾闭上眼,没有任何反应。尽管他此时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抓住那只手用力直到捏碎她的骨头。



「时樾?」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不太情愿的睁开眼转过身。南乔站在露台大门口,她的黑发被从明亮室内流出的光线映衬的熠熠生辉。



「是时候了,时樾。」南乔提醒他。



叹了一口气,他站起身。



「我就来。」他告诉南乔。她朝他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进去。其余人都聚集在屋里等待他。



「你打算说什么?」安宁问,听起来只是单纯的好奇。



「基本都是好事。」时樾咕哝着说。



「嗯...我想我有点失望,」对方沉思,「考虑到你要说的事和我有关。」



时樾仅仅笑了一下走进室内。南乔和常剑雄站在窗边,时樾经过时对他们点头致意。



「他在跟谁讲话?」南乔在时樾身后对常剑雄低语。



「我也不清楚。」常剑雄同样低声回答,「只是,在那件事之后他一直表现的很不正常。」



时樾转过头看向窗外。某个女人站在那里,平静放松地朝他挥手。她的黑发被夜风吹乱,双眼闪耀如一湖星光。



时樾微笑。



接着他又转回来,迫使沉溺其中的自己重新严肃起来。他还有一席悼词要讲。



只有一小会,他得伪装自己,他想。



那双耀眼的眼睛一直追随着时樾的身影。






窗户打开,窗帘被夜风吹拂像一面鼓动的风帆。时樾躺在被单下,一动不动假装自己睡着了。某个东西闯入了他的卧室,他刚躺下时就察觉到了。他的窗户原本关的紧紧的,平时他从不开窗睡觉,对他来说这基本上算是一封进入战斗状态的邀请函。



所以他支起耳朵,灵敏的捕捉房间内每一处细微的响动。毫无声响,然而。没有任何声音的房间沉寂的让他心烦。实在太安静了。



「你花的时间太长了,」某人在他耳边低语。



时樾骤然警觉,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掀开被单,跳下床去挥舞着拳头,做好战斗准备。接着他认出了来者,又重新靠坐在床上。



「你为什么在这?」时樾严肃的问,眉毛拧成了死结。



「我不在你身边时感觉很无聊。」她回答,她站在床上方,冷淡的表情看起来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凝视着时樾,「我必须回到你身边。」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会自己找乐子了?」时樾哼声说,翻了个白眼。



「那是很久之前了,」安宁不在意地挥挥手,「现在,我只有你。」



就好像要告诉他什么事似的,她用她那双深邃的瞳孔,充满压迫的盯着时樾,眼里涌动着奇怪的情感。



「南乔想让我去看心理医生,你知道。」时樾简要的声明,防卫性的双手交叉在胸前。安宁为这动作的意味不赞成的挑挑嘴角。



「你是我的,」她低吼,爬上床,死死抱住时樾的手臂,力道却很轻,「我的。」



「你看,问题就在这,」时樾解释,「她永远不会这么做。」



对方开始大笑,笑声冰冷没有一丝愉悦。



「是啊,我绝没可能这么做,当我活着的时候。」她最终承认。「但,你看,现在我已经死了。世道在变,我感觉我正在慢慢消失,马上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了,别让我离开你,求你,别让我离开,我承受不了这个。」



时樾一直盯着她,将每个表情每一瞬间每一处细微的变化刻印在脑海中。这一秒,这个女人看上去很开心,下一秒,她很愤怒,接着很快她又变的很绝望。时樾认识她很久了,但最近他发现了对方身上很多他从来不知道的事。那股在对方身体里潜藏很久的,在堕入无尽的黑暗与虚无前最后一次迸发出的炽热情感。这个女人在慢慢变淡,他仍旧没法相信这...这个幽灵不是他的狂想。尽管这感觉足够真实。仅仅对他来说。



「你必须离开...你知道的。」时樾低声说。



「不,求求你别,」对方祈求,「别让我走。」



某些冰冷的东西滴落在时樾的手臂上。几秒之后,他意识到那些是眼泪,只不过感觉过于冰冷,如同冰珠一般。这个女人在哭泣。



「我爱你,」对方低泣。好长一会,时樾只能盯着她。这...他早该意识到了。但他从没...也许这才正是问题所在。



他缓慢的抬起手臂,安抚的轻拍对方的肩膀。



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就像我还有机会似的,他想。



「为什么你得先死了才能告诉我这句话呢?」时樾安静的问。



「我活着的时候怎么能开口呢?」她反问,她摇摇晃晃的笑了。她倾身给了时樾一个轻吻。



冰冷,孤单的味道。



时樾醒来时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猛地起身,惶然的望向四周。



然而,周身空无一物。仅有窗帘轻抚着白日微风。



他想起把那双黑面红底的Prada埋进她墓碑前土里的那天,雨非常大,他过度用力的指缝发着疼,那双多年不碰触脏污的手再次变得黑迹斑斑,好像多年前那样狼狈不堪宛如泥地里的一只蚱蜢。



拉他起来的贵人如今躺在土下,距离六尺,没有火化,完整高贵。



他手里起泡酒瓶叮当作响,他想,也许,也许她会躺在那儿,或者坐在石碑上与他相对。在一片寂静中凝望,再随口讽刺几句这倾盆大雨与黑色衣装。



「但这仅不过是妄想。」



END.
——————————
并非很虐 至少不是缺憾死亡吧
下篇文预告 文题「违背之言」无意义修罗场 写着玩儿的
————
下面说另一件事 顺便一说而已 各位选择性观看
虽然写文但其实我很少翻lof翻tag 今天去看了一下 我觉得我可能快出坑了 介于本来就是北极圈竟然还有人搞事情 简直乌烟瘴气 语气偏激四处挂人的都举报了 只是吐槽抱怨的我选择性忽略
我还有个建议
很久之前有个姑娘就建议我不管写什么cp文都在大标题上标注cp名 因为我杂食 她关注我之后首页里会有我 有时候翻lof她会翻到她不粉的cp的文 当时想想也是这个理 现在真是谢谢她的建议了
无论为了自家粉丝还是其他tag粉 我都建议自割腿肉的宝贝儿们最好在题目里标个高亮的【时安】这样就算打了演员单人tag也不会被人家对圈的误点 结果圈子里互挂
但如果只是在评论里跟人互撕就仿佛受了什么不得了的委屈必须挂同人圈tag昭告天下撕一波 恕我不能理解
你大可以和人家商量一下改掉tag 再不行...请擅用举报功能
而且本来同人就是二次创作 只要写的不犯法没有敏感词汇 人家愿意发你爱看不看 说人家三观不正哪个人物ooc哪个人物渣有意思么
有人讨厌我可以 但你可以选择不看而不是圣人一样站在道德制高点来骂我  至于有人喜欢我粉我是我的本事我的幸运我谢谢你们 再忙每一条评论都要找时间回复
也不想另发个lof说这事 就在自己的文下面说了
不占tag不致歉

评论(2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