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萍水相逢「转」[Xander/Xiang]

萍水相逢「转」

Author:shadow
ps.这章都是回忆的事

「你有一双黑眼睛...我形容得对吗?」他笑起来,坐在地板上。

「你这么对我说过。」Xiang摊在椅子上,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却面色苍白,「大概,我不记得了...」

「每天都是这样,普通的人做着无聊的事。」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拿在手里把玩,「事实上,那的确很熟悉,令人怀念。」

「你杀人?」他移动自己的眼珠,把视线集中在对方手上漆黑的枪口。

「杀人?」他停止把玩手中的枪,眼睛里多了几分不可意味的好笑,「那是混蛋才做的事儿。而我...算是个流氓。」随后他大笑起来,像说了什么只有他才会懂的笑话。

「记住,我...」他止住笑意,把手里的枪举起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可算不上混蛋。」

「疯子...」Xiang闭上眼,轻微咕哝一句,脑海里不断回放的是小时候模糊的雨声,不过现在却在记忆里逐渐清晰起来。

「讨厌的地板,讨厌的火炉,讨厌的笑声,讨厌的女人...」他把手枪塞回怀里,嘴里絮絮叨叨说着无意义的话。

「还有讨厌的你。」

「我能听见...」微弱地发出一声抗议,Xiang再次睁开眼睛对上他的目光。

「很好,那说明你还没聋。但除此之外,你什么都证明不了。」他用左手撑着脑袋,手肘撑在腿上,「你害怕吗?如果你的母亲不按时交赎金,你就会被他们崩了,嗯...你懂的,就这么[砰——]的一下。」

「不不,」Xiang眨了下眼,「我为什么要害怕,生和死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就像是混蛋与流氓也没什么区别。」

「哦甜心,我希望你收回刚才的话,不然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流氓。」他挑了下眉,对Xiang的评论颇有些不满,「要试试吗?」

「谢谢不用。」Xiang不想知道对方笑容里隐藏了些什么,深吸了一口气把胃里的晕眩感驱逐出去。

「真可惜...」他叹了口气,「你的眼睛很漂亮,我说真的,腰也是...」

「我真的很讨厌别人当着我的面议论我的相貌...」Xiang顿了一下,「和身材。」

「你要学会习惯,」他想了想,「总会有人对你说这些话。」

「那个人也不会是你。」

「相信我,」他举起一根手指晃了晃,「我不是混蛋。」

「是流氓。」有气无力地补上一句,Xiang只觉得自己的耐心在被磨光,「在我小时候,有一个流氓救了我,他和你很像,真的。」

这次他没有这么快接过话,沉默了大约有十几秒才反应过来,「每个人都是这样,小时候脑袋里总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太天真于是就把幻想里的东西当做了现实...」

「比如你,你是我见过最无趣的小鬼...」

「能被绑架也看的出来我的人生有多无趣了。」

「不要打断别人说话!我是说,你很无趣。我小时候也幻想过去当一个英雄,然后违背组织的命令放了一个小家伙...嗯...和你长得一点也不像。」他托着脑袋开始回忆脑海里有些模糊的印象,「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伟大,特别崇拜我?」

「或许我们两个的梦连在了一起?你是那个伟大的流氓而我是那个倒霉而无趣的小鬼...」Xiang试着把两个梦连在一起,稍稍活动下手腕,那里已经变得有些酸痛。

「我都说了你一点也不像他,不过,他也有和你一样的黑眼睛。」

「或许还有黑色的头发。」

「...就算是吧,那你现在要我再放你一次?小鬼?」他又挑起一边眉毛。

「我不指望你还是个英雄。」Xiang闭上双眼,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

「当然...」他站起身,活动一下麻木的四肢。 Xiang觉得他会转身把那把钥匙还给那个女人。

「我是不是说过每天都是这样,普通的人做着无聊的事?」

「大概是吧,谁会去记你说了些什么。」

「那我总算做了件有趣的事。」他走近Xiang,干脆利落的用小刀割开了那些绑在Xiang身上的不安分的麻绳,「亲爱的,我希望我们下次不会再以这种方式见面了。」

「你放我走?」Xiang用无力的双腿努力支撑自己站起来,但尝试几次无果后他决定坐在椅子上。

「我还想再做次英雄。」他注意到Xiang无法走路的事实,又不顾后者的抗议把他抱起来,「更像个骑士?」

「不,像个混蛋。」Xiang很讨厌有人用抱女人的方式抱着他,即使这确实是因为他现在无法行走的事实。

「亲爱的,我说过我会让你分清楚流氓与混蛋的区别,试试?」

「我也说过我不想尝试。」

「你去哪儿?放了那个小子?你疯了吗?」涂着难看口红的女人尖叫起来,手指的扳机快要叩响,Xiang疲惫又烦躁的阖上了眼睑。

「我说放了他,老大那边我来解释,所有的损失我来赔偿。」他轻描淡写地带过这句话,从女人面前走过。

「你以为你赔得起?!」女人尖叫得更厉害,参杂咝咝的火药声响。

「那你觉得上次的蠢货是谁帮你摆平的?」他突然停下,回头对着那个女人,扯出一个带有几分不屑的笑容。

女人沉默下来,只有火药声还在这个空间里无限蔓延。

「别管她。」他转身只是加快了脚步,似乎很厌恶这个地方。

「放我下来。」Xiang的语速很快,只是想让他的话听起来强硬得像一条不可违抗的命令。

「如果你想摔下去的话,我不反对。」他的呼吸有许些不正常,不排除是心脏跳动过慢的缘故。

沉默。

「你叫什么?」试图打破僵局。

「这种东西有意思吗?」他眨了眨眼,「别,千万别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的脑袋已经无法容纳任何东西。」

「那我以后怎么找到你?」

「找我干什么?你要是想报答我,脱光衣服往床上一躺以身相许就行。」

「...变态。」Xiang费了很大劲儿才把自己从[脱光衣服往床上一躺]这个话题中绕出来,神经抽动半天最后终于在脑海的词汇量里找到这个形容词。

「亲爱的,你要知道,这世界上这种事情发生得多了,每个人不过都是...」

「萍水相逢。」Xiang很快接过话题。

「对,对的,萍水相逢。」


他们不过萍水相逢。

仅此而已。

TBC.
——————————
我需要建议 关于下一篇该写什么
比如:失忆、正剧向、变成猫
这三个主题我都有所准备 没有决定好是哪个 下一篇应该就是个长篇了 关于写哪个 我无法抉择 所以...留言吧w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