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故友与新人「下」[Xander/Xiang]

故友与新人「下」

Author:shadow

就在Xander自以为气氛和人都恰到好处,于是探头打算亲他一口的时候,Xiang从看到对方动作的那一瞬愣怔中反应过来,并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

「啪」的一下,Xander瞬间函数懵逼。

其实那根本不算是一巴掌,顶多是轻拍了拍他的脸的力道,旨在把他的脸挥开,因此一丁点儿红印都没留下,也并没有丝毫痛感。

但Xander还是很懵。

在他的设想中,这个氛围加上正确的对象,任何人都应该主动迎上他的唇,不论男女。「你是不是还觉得挺委屈啊,我就他妈该是那个被你一撩就得情难自已主动奉上双唇的姑娘,可惜我既不腰细腿长大胸又该死的是个带把的。」没等Xander回过神来,Xiang就先发制人。

「谁说就一定要是个姑娘了,我觉得我的魅力男女老少通吃,更何况...」Xander怼了回去,好在他没有逞一时口舌之利把后面那句「更何况我觉得你刚说的那三个标准你都符合」说完,不让Xiang一定会无情的把他踢下去。

摔成一滩肉泥可不是什么好死法,不新颖还很丑,与此相比,他更愿意死于Xiang的大腿绞杀,虽然一遍遍被矫正那是「十字固」,但他还是觉得「大腿绞杀」更带感一点,反正都是一个意思。

简而言之,他甘愿死在Xiang的大腿间,用招牌的「大腿绞杀」或者另一种更限制级的方式。

其实对于环境氛围,Xander想得不错,Xiang也对此深有同感,但他就是不想自己面前这个大块头在这次任务中得了那么多便宜之后还卖乖,得寸进尺的妄图得到他的一个吻。

既然战场得意,那情场总得失意一下才平衡吧。

Xander绝对想不到这个或许会成为自己生平处在最棒的环境氛围且对象是最特别的人的比「最他妈烈的酒」还要浓烈的吻就此夭折在了这个幼稚又让人哭笑不得的理由上。

Xander看起来有点儿委屈,捂着左脸颊,摆着一副被丈夫狠心抛弃还甩了一巴掌的可怜女人般的表情,毫不夸张,就差说一句「你这个负心汉blablabla」的了。

「行了,行了,我根本就没用力气。」Xiang被那目光看得渗人,试图让Xander恢复到那个「能走进一场风暴并轻而易举的走出来仿佛那只是习习微风」的Triple-X传奇特工该有的形象,但Xander不为所动。

「你他妈就不能等脚着地了再亲我啊。」Xiang斜睨他一眼,丢下这么一句暧昧不清的话就继续享受着极速下坠时被风席卷和肾上腺激素分泌加速的感觉了,得到一个承诺[当然Xander单方面定义上的承诺]的Xander也不再装可怜,继续体验着这场刺激的降落。

Xiang突然又有点可惜,也许刚刚真是个接吻的好时机,那绝对会成为人生中独一无二的体验,但一看到Xander那张脸的时候,他又一点都不可惜了。

就该让这家伙吃点瘪头。

等他们双脚着地的时候,感觉浑身舒爽了的Xiang喘着粗气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战友,在看到Xander对他挑眉的时候,他在心底里感叹了一句「For the god's sake」,这下还不如在空中接个吻算了。

他毫不怀疑Xander会在众人面前给他一个吻,实际上,他自己也并不介意,但想想也知道那太亏了。如果这发生了,那就跟故意的没差别了,众目睽睽,这是想证明什么呢?追逐才是最有乐趣的事,他乐在其中,而不是一下子就确定了什么。

而且这往后完全只该是他们的故事了。

最后Xiang还是给了Xander一个吻。就在他们所有人都拖着一副狼狈的样子打算各回各家的时候,Xiang在和Xander分道扬镳之前走过去用力的拥抱了他一下。他还得该死的踮起脚尖才能环住Xander的脖颈,小臂完全挂在对方鼓鼓的肌肉上,指尖则抵在了脖颈后那三个X标志上,能清晰的透过那层小麦色的皮肤清晰感受到指腹下脉搏清晰的跳动。

那感觉很迷人。

他也曾就此扭断无数人的脖子,那些生命对他来说是毫无意义的,还未与他有所交集就被打下了死亡的标签。但他面前这个,他指下这个,与他除了品味以外都极为相似的男人,他们一样强大,但这个人的命脉就在自己手里,这是一种凌驾于战斗之上的快感。

也许源于一种莫名其妙交托而出的信任,既愚蠢又机智,但确实让Xiang舒缓了心情,无论对方是出于何种目的。

正是因为这个,心情大好的Xiang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在收回手的同时在对方的左脸颊,他先前手掌挥过的位置落下一个吻,浅淡而轻盈,接着勾勾唇角就开着越野车跟小弟们绝尘而去了。

Xander没问当事人的意见就擅自将那定义为了「东方人的含蓄」,但那没什么,他有余生的所有时间来体验到那是「来自Xiang的勾引」。

END.
——————————
于是 就这样完结了 「故友与新人」这个主题是前两天重温阿汤哥和西蒙巨巨的碟中谍的时候看到的一句话 虽然写到后面我都不知道后文跟题目有啥关系了 大概就是Xander是在Xiang有失偏颇的定义中不适宜的却意外很重要的存在
怕自己懒癌 只能试水 应该会一篇比一篇长
趁我暂时摆脱了懒癌 应该能坚持日更吧 那么 下个故事是「萍水相逢」
明天见GN们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