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萍水相逢「完」[Xander/Xiang]

萍水相逢「完」

Author:shadow

Main Body:

任务中。

Becky使了点小手段让他们得以独处。

他们站在射击场里,Xiang难得没有穿着他的黑色皮衣,

Xiang看着Xander又上了发弹匣对准靶子开枪,正中靶心,他胳膊上的肌肉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汗水,动作干练而有力,为避免他发现自己专注的目光,Xiang只好转身去挑枪,并挑起了话题。

「没什么想说的吗?」

「Serena不是我女友。」Xander想了想,只能用这句比较含蓄的话来回答。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必特别向我解释这个。」Xiang撇撇嘴,添了一句,「反正你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并乐于此,就没有过正牌女友。」

Xander在听到Xiang的第一句话而有些放松的神经又因为他的第二句话而紧绷起来。

「你还记得那个时候。」虽然是个疑问句,Xander却用了肯定语气。Xiang当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时候,无非就是他被绑架,Xander放他走,还给了他个安心的拥抱。

「你已经不是那块浮木了。」

「我可以是,只要你愿意,你说是,那我就是。」

Xiang没理他,站在空荡荡的射击场给自己戴上通讯器并看了看手表,还有一个小时。

过了一会儿,在Xander收拾完东西意欲再说下去的时候,Xiang故意找了个有些艰难的话题打断他,「听说你的毛皮大衣是给个女人保管着的,嗯哼?」

「如果你想那也可以给你好好保管。」

「不,当然不,你怎么会这么想呢?」Xiang偏过头来看他,一手转着枪把,一手撑着头,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并用舌尖舔了舔干涩的下唇,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眼睛里都闪着兴奋的光,「我一定会把它扔进Gibbons家的壁炉里去。」

Xander知道他这么说有一部分是在报复Xander对他那件花衬衫的评价,但Xander一时间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要是想烧皮毛制品的衣服的话我们可以买一堆回来在自家壁炉里慢慢烧。」Xander说这话的时候颇有种视金钱如粪土的暴发户的感觉。

「嘿,嘿,通讯可还开着呢两位!」Serena忍无可忍的提醒了一句,Xander只是让她relax就没再管他们说什么。

「我—只—要—那—一—件—」Xiang看起来并不领情,与此同时,一颗子弹从Xiang握着的枪里飞出去,正中靶心。

「那行啊,改天你自己去她那儿要回来。」Xander不示弱的打中了边上的另一个靶子。

「Are you fucking kidding me?」Xiang瞥他一眼,眼神中流露着不满。

「或者我可以陪你去。」

「得了吧。」Xiang撇撇嘴,他感觉自己好多了,Xander又不是不可原谅,而且他根本没生气,只是有点慌乱。那次任务的最后,所有的记忆都回到了他的脑子里,以最糟糕的形势。

突然离开的父亲,漠不关心的母亲,两次绑架,潮湿的夜晚,温暖的炉火,松开的绳索,有着新泽西口音的女人,逆光的少年成为倚在门框边的青年,倏忽间死灰色的梦在记忆里变成血红色,白色墙壁笼罩着消毒水的气味,覆盖着稀碎水滴的玻璃背后那个萍水相逢的人,同样颜色的瞳孔相对,刺耳的枪响惊走枝头乌鸦,汩汩鲜血染红冰冷的地面,倒下的人唇边死去的话语。

Xiang大概能猜到那是假死,特工的惯用伎俩,无非为了应付什么见鬼的卧底任务,他们的两次相遇也无非是意外,但说不定Xander在那时候是见过他的,在Xiang不知情的情况下,也许是在同一所学校里,毕竟出于任务原因,Xander总会需要一个合理而普通的身份。

Xander突然开始念一串名字,「Anna,Susan,Joan,Dona,Doris...」每说出一个名字,Xander就向一个靶子射出一枪,Xiang有些不明所以。

Xiang听着Xander嘴里念出的那一个个女孩儿的名字,寻找着他们的共同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呻吟了一声,「For god's sake,Xander,你他妈竟然...竟然...」剩下的话被Xiang噎在了喉咙里,连他自己都觉得这太羞耻了。

「没错那是你青春期所有女友的名字,你大概已经能想到,我们在一个学校里呆了几年,而我...」「行了行了,Xander.」Xiang打断了他,听到耳边又不知道是谁在提醒他们通讯器还开着,该死的,他当然知道通讯器还开着,可谁能来把这这个不知羞耻的大块头给拖走啊,打晕也行啊。

Xiang一抬头正对上Xander的目光,空气安静了几秒,接着Xiang又恢复了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心里无数个念头冒了出来,眼睛里充满挑衅,跃跃欲试。

「你是不是很久之前就看上我了。」

Xander挑挑眉,一边换弹匣一边说,「你真想知道?那么,是的,没错,在我假死之前,在我两次放走你之前。潜伏在那所学校的几年里真的很无聊,街巷斗殴实在是毛没长齐的小子们才会做的事,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敬畏。然后我就发现了特别的人,真是有趣的发现,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看起来弱小却又强大,真是莫名其妙的吸引啊,也许一见钟情根本是不需要多余的交集的,接着...我开始嫉妒所有和你一起共事的人,你的邻桌,你的舍友,你的朋友,当然还有你的女友,我知道你的每一段感情,开头高潮和结尾,我嫉妒得发疯,你跟她们接吻的时候我简直想杀了那些夺走你心的女孩,你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我的性幻想对象,不知道有多少个晚上我是想象着自己在操你,你睁着那双黑色的漂亮眼睛躺在床垫上,那双漂亮的扭断过多少人脖子的腿能将我带到天堂,而我的...」

「够了够了,你他妈到底还要说到什么时候?」Xiang有些气急败坏,扔了片口香糖到他嘴里,脑子里突然浮出一个问题——「那我的腿对你来说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当然他还没傻到问出这个。

Xander耸耸肩,嚼了两口就把口香糖吐了,嘟哝道,「是你让我说的。」接着他露出一个并不单纯的笑,继续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下去,「我的...」

Xiang无奈的呻吟了一声,接着Xander闭了嘴。

他被收买了,被一个并不甜美的吻堵住了嘴,那来自Xiang.

并不满足于对方只想浅尝辄止的打算,Xander不顾耳边伙伴们的尖叫和轻浮的口哨声关掉了通讯器,一把摁住打算抽身而去的Xiang,让他们陷入一场法式热吻中。

Xander抬手捧住Xiang的脸颊吸吮着胡乱扫过他的上腭和牙床的舌头,然后与柔软的舌头展开一场拉锯战,Xiang感觉自己的嘴唇都麻了,他想去拽Xander的头发让他把该死的唇移开,却后知后觉的摸到了光头,他竟然忘了这个,跟Xander一起待久了真是脑子都不好了。

Xiang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下,接着搂住Xander的脖子,顺势将腿分开坐在了Xander大腿上,男子汉当然要正面应战,虽然他现在跟个吧台女似的坐在一个强壮的男人腿上,但他依然强大,有力,有着不输于任何人的力量。

而Xander正是为此着迷,即使是在自己还弱小的时候,因为黑发黑眼在学校里被排斥的时候,他也不曾认输过,Xander在两次放走他的时候大概就已经被俘虏了心,又或是在更早之前。

「Wow,蜜桃味的,味道真不错。」在接吻的空隙里,Xiang趴在他肩上喘息了几声,贴在他耳边说道。

「不,那是蜜桃芒果味,Becky总喜欢尝试新口味,不过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觉得不错。」Xiang将手指抵在Xiang唇上反复摩挲着。

「还有一个小时,也许我们能做更多。」

「如你所愿,我的甜心。」

Xiang听见自己嘴角溢出一丝轻笑,尽数被掩埋在了下一秒的火热之中。

END.

——————————
「大写的冷漠.jpg」没错这就结束了 不想说啥
总而言之 我也不想写到天雷勾地火的时候就end了 但...接下来真不是我会做的事 我业务不熟啊 一看就知道再写下去就是肉了 鬼知道我明明不想写肉怎么就让他们有种射击场来一发的节奏了´_>`因此接下来就是一篇不知道会不会产出的番外肉了 别抱希望 要是写肉我就得单独找个时间去练习 但日更和肉是不可兼得的亲们 这肉要是难产了我也没办法(≖_≖ )
今天和另外一个基友买了早上第一场的票去二刷加勒比~明天见~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