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萍水相逢「下」[Xander/Xiang]

萍水相逢「下」

Author:shadow

当他从短暂的梦境中回过神来,正对上Xander探究的目光,「没什么,就是有点儿晕机。」他说了一个自己都不信的解释,Xander当然也没信,更没移开目光,Xiang还想再解释什么,Xander却站起来掸掸衣服,顺手把拳头挥到了正欲攻击他的玩具大兵脸上,用行动表达了他的意思。

Xiang不想说,他就不问。

Xiang很快就抛弃了刚刚突然涌进他脑海里的场景和如何向Xander解释的纠结,转而去揍了那些拿枪对着他的家伙。一切暂时恢复正常。

就算后来受了伤,也能耍那个染着非主流白发的老妖婆一次,不过那也一定是最后一次了,他还好心给了她个降落伞,但照她那咋呼咋呼的样子...结局应该还是摔成肉泥。

这才是Xiang,善于利用一切能利用的,喜欢冒险,刺激,突破极限。

直到他背着降落伞从空中下落的时候,一切都是好的。

因为身处空中,Xander塞给他的那个通讯器里的声音几乎被风声掩盖了,唯一可闻的大概就只有「呲呲」的电流声。

然后他发现了不对劲——Xander不见了,他是指,Xander没有从飞机里出来。

通讯器里也只有一闪而过的「神风特工队」,其他的什么也没听到,谁说了这个呢?谁说了这个词呢?Xander,那个声音应该是Xander,Xiang突然感觉有些不妙。

「Xander,Xander,你想干什么?」Xiang朝通讯器吼了几声,没有回应,他当然不知道Xander在说完那句话之后扔掉了通讯器,耳边就只有Adele间断的声音,Xiang大概是听懂了。

他心里一凉——Xander想把那个卫星打下来。

Xiang脑子里乱作一团,他怎么才能救他?他到底...飞机撞到卫星爆炸的话Xande该怎么出来?他会出事吗?他会...他会死吗?他会死吗?他会死吗?

他...会死?

Xiang又有了那种让他眩晕缺氧的不适感,眼前的一切都仿佛错位,只有耳边的电流声不断作响,一切真是来得该死的不合时宜。

他再次被黑色的浪潮吞噬,不,这次是白色。

蓝色和白色不断交错的空间在眨眼间被揉碎,变得模糊不清。偌大的房间里连紧促急迫的呼吸声也能听见。

救救我。

大脑发出警告,风吹的落叶在窗边回旋,手臂上的输液针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被护士小姐取走了,药物控制的后果是变成毒品的傀儡。离开了麻醉剂就什么也不剩下。

「我现在是在哪里?」

提出了没有人回答的问题,仅凭从窗外透进的月光凝视着天花板,想起无人所见的过去,还有被撕裂成灰的白色微笑。

他是怎么笑的?

大概是一边嘴角会勾成不屑的角度,抑或是咧着嘴,笑得没心没肺像个小孩儿。跟着记忆中的样子在窗上描摹出印象,但不知为什么完全不像。

「名字?」

用手指不断描绘着快要消失的笑容,只为挽留一个回答的片刻。

「你叫什么?」

一边对着窗户哈了口气,一边拼出这几个单词,同时轻轻发出疑问。

没有人回答。

穿着病号服的Xiang,窗户上的笑脸。

「砰——」

一瞬间火药的味道弥漫于冬天干燥的夜晚空气,用残酷的方式结束至于此刻的短暂宁静。拉断一直紧绷的神经,Xiang的手指僵硬在充满雾气的玻璃上,看着那一抹微笑逐渐化开,化成水滴,沿着玻璃特有的轨迹缓慢滑落,滴在窗框上。

那是...什么?

在黑暗里很容易就发现闪烁的火花,空气中爆炸。风声带过夜晚的安详,接下来是不可言喻的窒息如潮水般涌来。

看见了最想见到但又最不希望见到的人。

笑得如孩童般带着嘲讽的意味。

一个萍水相逢的人。

大半个身体撑在玻璃上,大口喘出的气体液化成水珠附在玻璃面上,朦朦胧胧的什么也看不清,只好不停用袖子抹去水珠,黑色眼珠紧张的环顾着不平静的夜下景色,手掌的温度被冰冷的质感吸食。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呼吸越来越急促,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把视线凝聚在楼下停驻的几个人影身上。

有几个人站在那里,手里拿着火花作响的手枪,漆黑的枪口指着他,扣动扳机的手指不会有任何犹豫。他站在他们面前,脸上挂着轻蔑的笑意。左手捂住了胸口,从指缝溢出鲜红的血液,脸上那道本来不太明显的伤疤裂开来,变得刺眼。

但Xiang只看见用枪的其中一个人努着嘴唇,他什么都听不到。

他怎么了?!

心跳无限制加快,有一种无可避免的恐慌充斥着此刻的夜晚。他受伤了,伤得很重,甚至无法移动。

他会死。

用手拼命敲击着窗户,砰的声响快要振破耳膜。他只是无谓地笑着,面对枪口,露出笑容,即使扯动了伤口,表现得也无所谓一般。听见楼房上的声响,转动着疲惫的黑色眼珠,看见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黑色眼珠中有一瞬间划过了惊喜,不可抑止将笑容扯开更大。

「——」

他刚刚...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听见...

匆匆忙忙披了外衣下楼,不管心脏的跳动快要超出所限制的次数,以从不允许的最快速度跑向那一局死局。

快点...

快点...

调息不稳的大脑不断发出传递给身体的指令,像一句句绕口令。

赶不上了...

快点...

「不要——」

不要开枪——

恍若隔离了空气,撕扯着喉咙哭泣。

「砰——」

火花从枪口迸发而出,霎那间停住了脚步,子弹透过金属光泽直射入青年的胸膛,宛如死神终于伸出他可怖的白色骨爪穿透他的心脏。深沉如黑夜眼珠散发出极大的痛楚,恍惚间看见了另一双惊愕的黑色眼珠。

「你...」艰难地唇角再也扯不出微笑,动动嘴唇的事情变得困难起来,明明都已经快要呼吸不了了,还是想最后再说些什么。

「——」果然什么都说不出了,动了动干涩的嘴唇,模模糊糊看见一个人在哭。

一个萍水相逢的人。

为什么要哭?

「——」还想说些什么,因为心脏的停止,说不出的话永远僵硬在嘴边。

他...刚刚说了些什么...

睁开双眼时是白色的天花板和白色的壁纸,病房很安静地呼吸着。

亲眼目睹他被杀的那一刻还凝固在脑海里,像是昨天的梦真切得不像话。

「你叫什么?」

在最后想要喊他的名字时却发现什么也喊不出来。

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即使已经被他救过两次。


他们只是萍水相逢。

仅此而已。

——————————

「我的名字是Xander,Xander·Cage.」

什么都没听见,真可惜。

——————————

故事的最后,Xiang僵硬的抬头看向远处天空中爆炸带来的火浪和烟气,第一次感觉曾让感到自由的长风竟然如此冰冷刺骨,接着他听见了自己脑子里什么东西破掉的声音。

「啪」,顽皮的孩子吹出的彩色泡泡终于在半空中破裂了,溅出了一点泡沫水滴,尽数落在了那双深邃而漂亮的黑色瞳孔里。

他于那一瞬间终于明白了自己在为什么低声啜泣。

END?
——————————
大概就是Xander曾在做卧底的时候救过Xiang两次 最后Xiang亲眼目睹Xander被杀死 没能问出他的名字 再后来Xiang因为某些原因[可以自行理解为年幼目睹Xander的死 大脑自动选择遗忘或者产生PTSD]忘掉了一切 再后来...你们也看到了 最后那个有关泡泡的说法 是指飞机爆炸的场景与记忆重叠 Xander再一次死去 Xiang也想起了一切
其实我也能圆回来 真的 我都把后续写好了 但是这个结尾真的太好了 哪怕是BE 也真的足够了
因此 你可以把它作为end也可以认为tbc 我仍然会把后续两篇放出来 倾向着不同结局的人就各取所需吧
端午见w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