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萍水相逢「中」[Xander/Xiang]

萍水相逢「中」

Author:shadow

Xiang开始认真的思考去看心理医生的事,他总觉得自己不需要,因为他能自己调节,但现在,他那该死的不间断的梦境几乎要间接促使他死于非命了。

就算被押到了飞机上他也不怕,就是在被狠狠撂倒一边的时候,那一下摔得狠了,后脑勺磕到了哪儿,直发疼,他脑子里也「嗡嗡」一阵。

让他清醒过来的是连续的三声枪响。

他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瞧吧,和他所想的一样,自称爱国者的政客们都是过河拆桥的好材料,他们只需要利用有用的人完成任务,接着找人来承担责任,最后让所有知情者都曝尸荒野。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这个老女人的一面之词,带头的Xander就是傻瓜中的傻瓜。

但当他看着那三发子弹射进了Xander的胸腹时,他还是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带着一丝来不及掩饰的惊慌。

「Xander!」与此同时,他感到脑仁一阵刺痛,感觉自己几乎要昏过去。

倒在地上的Xander心里满是与处境完全不符的愉悦,完全抛却了先前差点被爆头的惊险,完全是Xiang的反应实在太让他惊喜了,他以为照这个干练的特工的思维,应该想得到他穿了防弹衣,或者就算真的觉得他死了,也顶多会沉默的惋惜一下,而不是像先前那样。

Xiang的声音急促,完全是不可掩饰的焦急和惊慌。常年来关于Xander无所不能的传闻遍及了不知多少土地,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如此担心过了,更何况还是这个一看上去就知道十分冷静自持的家伙,他毫无疑问享受着被Xiang担心的感觉,这下他可尝到被人担心的滋味是多么让人愉悦了。

可Xiang看起来有点不对劲。

Xiang确实不对劲,从看到Xander倒下的时候开始,刚刚后脑勺被磕到的地方变本加厉的痛,有什么东西又如同潮水般涌上来。

又是绑架,冰冷和痛感瞬间袭来。

他们把他关在一个房间里,一个只有白色天花板和白色地板的房间——没有暖色的火炉。门外还有两个或许更多的人带着手枪,等着收拾任何企图营救他的人。唯一那把能够给他自由的钥匙此时正放在一个红发女人的口袋里,她涂着难看而艳丽的大红色劣质口红,说话时还带着新泽西州的地方口音。

他不喜欢她。一点儿也不。

他习惯性把麻绳下的手腕翻了个转,少了靠背上带来的负重,他的手臂会轻松些。然后他把疼得快要炸开的脑袋轻轻搁在靠背边上,紧闭双眼和嘴唇,期望会减少一些晕眩感和呕吐感。

冷,但这里没有暖炉。

他想回家。

「听说你们这次抓了条大鱼?」带着爽朗笑意的男声传入他敏感的听觉。听起来声音的主人好像在笑,笑得很开心,但似乎是不是多了一种名为嘲讽的语气?他的一只眼睁开一条细缝,从睫毛下透出一丝黑色,随后又继续合上眼,希望自己能快点睡着。

不管是谁,都和他没关系。

他的任务只是乖乖地待在这个房间里然后等着绑匪从他母亲那里敲诈到一大笔肥油。他会被解放,回到那个同样冰冷的房间里。

两者...区别不大。

「我抓的人什么时候没让你狠赚一笔?」听上去像是涂了口红女声带着一丝不满,然后是类似于枪管上膛的金属碰撞声响。

「当然,如果没算上你上次给我惹的麻烦,赔了几个亿来着?」

「你开玩笑的?」女声颇为厌恶这次谈话,Xiang甚至听见她的手指快要扣动扳机的声音。

「我开玩笑的,可别用你的枪口对着我,容易走火。」男声所带的笑意越发明显,还有手指堵住枪口的声音。

「现在让我看看你带了什么来?我希望不是上次那个蠢货。」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咕哝,男声从女声手里接过钥匙,插入锁孔里。锁孔里的动静持续了三声,然后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Xiang觉得周围的空气有些变冷,他睁开了眼。

「就是他?」面前的人歪嘴笑着,倚在门框边,逆着光,他看不清那张脸。

好像和记忆里的某些地方重合在一起。

只是脸颊轮廓不再如火炉旁的柔和,个子也更高了。

他还是他。

只是不再是个孩子。

TBC.
——————————
[题外话
跟基友去看了加勒比海盗 仍然觉得这个系列最大的缺点是女性角色形象始终没有得到创新 至今出现的三个重要女性都几乎「泼辣」到让人有人厌烦]

我想GN们都该看出来Xander是那个救过他的人了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