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萍水相逢「承」[Xander/Xiang]

萍水相逢「承」

Author:shadow

Main Body:
Xiang知道自己在梦里,枪托的那一击并不能彻底把他打晕过去,但足以让他浑浑噩噩,如同缺氧一般失去了力气,还冒出了些许冷汗。

一切好像还是停留在那个黑色的屋子里,还是个孩子的他被绑在椅子上,除了颤抖之外无能为力。

「砰!」是干燥的木棍被扔进火炉里的时和里面的焦炭发出的碰撞声。

「嚓——」是火柴被抵在烧焦的另一端剧烈摩擦发出的火花声。

「夸哒」是火柴被扔进火炉的声音。

随后响起「噼里啪啦」的木柴燃烧变成漆黑色木炭的崩断声。这些微小分子在不断运动产生的熊熊火光映照在他脸上,被黑布蒙住的双眼此刻也能感受到逐渐变得明亮起来的光线。还有被热空气所包围的暖意穿透渗进衣服里的水珠紧密贴合他的身体——至少他不再发抖。

对方的手指在他的脸上轻轻碰了下,随即顺着被火焰映照的皮肤往上抚摸他的脸庞。他因为突如其来的陌生触碰感下意识颤抖下,然后接受了他在他脸上轻浮的动作,像一片羽毛。

「我不会伤害你的。」对方又发出一阵轻笑,似乎对于他的生疏感到可笑。然后他的手指在黑暗中顺利摸索到他脑后被绑成死结的布条,轻柔地用指尖敏感的触觉将布条拉开。

「你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我说的对吗?」

那是个比他更高大的人,看身形确实只比他大几岁,但对方背对着火炉,他看不清那张脸。

他动了动嘴唇,什么也说不出。

「真冷...对吧?你想回家吗?我是说...可以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他想了想,母亲从不少他一个。特别是在钢琴上颇有造诣的父亲某一天拎着所有行李悄无声息的离开后,和母亲从练功房里刚回来,身上一块青一块紫的他看着清冷的屋子,因为年幼,他还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母亲很快用行动告诉了他,那代表着他日常练钢琴手上磨出了泡的下午变成了和那些母亲门下的师兄弟的练习。

母亲不再亲自带他练习,甚至像是看在一个失败品,一个背叛的象征。

但天下没有这样的好事的,既希望他好好活着,又希望他一直在离自己不远处,却从不正视他的存在,哪有这样的母亲呢?

沉默半晌,他终于确定自己并不想呆在这个恐惧蔓延的未知空间——也不想回家。

那个总是冰冷的,忽视他的家。

窗外的雨声变小了些,吹动树叶轻轻刮弄着玻璃窗,类似于低语呢喃的细微声响。

「你想回家对吧?」那个人低下头,拂去沾染在衣服上的暗暗星火。

他最终在对方的直视下迟疑地点了点头。就算是冰冷的也好,他只是讨厌浑身湿透的烧灼空气与狭小潮湿的暮色地板。

「我猜也是...」他听见一声轻微的咕哝。

然后那个人什么也没做,继而把头转过去对着火炉,用刺耳的温声细语在地板上写写画画。他被绑在椅子上,裸露的脚踝嗅不出空气里的焦黑气味。

「走吧。」停止在长满青苔的地板上无意义写写画画的举动,就像是他的思维被苔痕布满,发不出一点儿可怕声响,紧握住黑色炭迹的手指有些僵硬。

雨已经止住,很难想像它们是怎么从天空落下成为一抹平坦的光彩。他已因恐惧而困倦睡熟,只在迷迷糊糊中听见火焰被踩灭的哀嚎,木炭被踩断的哭诉以及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他感觉得到,有人在解开他的绳索,手臂上的,手腕上的,肋骨上的,还有脚踝上的。麻绳的粗糙触感终于离开皮肤。紧接着嘴唇上的胶条也被撕开。

下意识在麻绳松掉的一瞬间坐在椅子上张开有些疲软的双手,黑色眼珠有一种将近若有若无
地崩溃。

在祈求什么?

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安心的拥抱。

然后他扑入对方的手臂,搂住那个人的脖子,就此成为他的依靠物。

还是个孩子,他们如此,在奢靡繁华的腐蚀城市里奢望一个依靠,寻找一份安心庇佑他们的
脆弱身躯。但所过之物皆为萍水相逢,只好抓住激流里的腐败浮木漂浮不定。

而现实是,Xiang坐在黑色汽车的真皮座椅上,被绑住的手腕有些发疼,他感觉自己真是疯了,一次次的,几乎要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

他猜自己一定是太累了。因为他的下一秒记忆是母亲紧张的呼吸声与他大喊「谢天谢地」
的雄厚声音。回到家里的安全感占据了整颗快要撞破肋骨的心脏,让它慢慢平缓下
来。在感谢上苍之余他也不忘感谢那根浮木,还有依稀在疲惫记忆里跳动的火舌。

他没有问他的名字。

他们不过萍水相逢。

仅此而已。

Xiang终于觉得晕乎乎的脑子清醒了一些,好像是因为这一段梦境已经过去了。也许那就真的只是梦境,不怎么好的开头总以完美的结局结束,现实中怎么会有那么傻的绑架犯呢?傻到放跑自己手中的饭票。

鉴于此,他便感喟自己的明智,问不问名字都一样,梦境里的话,他也许根本不会得到回应。

然后他感觉到了几根手指抚上他的脸颊,使他又想起了梦中那个人落在他脸上的手指,他一惊,几乎是惊慌的想睁开沉重的眼皮,并脱口而出,「谁!」声音短促而不稳。

「你还好吗?」他听见Xander的声音,还有如同羽毛一般落在他脸上的手指。

真是疯了。

TBC.
——————————
好吧我觉得我暗示得够明显了 但如果你没有发现的话...我只能说一句 注意文中的「羽毛」可不止在结尾出现了一次
然后 照旧
给我你的建议 如果你有任何想说的 告诉我私聊我或者评论我让我知道 亲爱的们 评论是爱w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