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萍水相逢「上」[Xander/Xiang]

萍水相逢「上」

Author:shadow

Summary:「我们不过萍水相逢。」

ps.对意识流的自己很无奈 然后 这依然是私设如山的原电影向 但加入了一个微妙的设定 电影的剧情并非主线

Main Body:
让一个人突然进入自己的生活是件困难的事,对于一匹孤狼来说更是如此。

Xiang从没给任何人这个通行证,他也无需表示友好。他可以一意孤行,只身涉险,最后不能说完好无损但至少会活着回来。

迄今为止最惨的一次也不过是借CIA的病房躺了一个月,那纯属他好运,阴差阳错无意之间顺手救了个CIA行动部的技术员,然后根据套路就被人家报恩了,不仅被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还得到了最先进的医疗和生活照顾。然后就再也没见过,不过也好在没再见过,不然人家男友铁定是要来找他谈谈的。

总而言之,他身边只有两种人——下属和合作者。

Serena则处于两种身份之间,是他需要稍稍看着点儿的叛逆女孩,但既然离家出走了,也就表明她不再是他的女孩儿了。正因为曾有预兆,所以他从不为这个烦心。

真正困扰着他的是一场梦,如同大雾笼罩不走的梦。

在这个任务起初,他拿到潘多拉盒子的时候开始。

他是不相信这个黑乎乎的潘多拉盒子有什么真正的魔力的,但事实是,自此开始他根本无法进入一场完好的睡眠,满身冷汗的夜半惊醒几乎成了常态。

那个梦并不恐怖,也没有很吓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绑缚在椅子后面,绑得很紧,又因为梦中的他年纪还小,导致手臂紧紧压在了椅背边上,磕着边角真的很疼。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轻微的颤抖。这是正常的,一个小男孩被用黑布蒙着眼睛绑在小黑屋里的一把椅子上,他当然会感到害怕。

每一下心跳都蕴藏着恐惧与绝望,厚重木门被推开的沉闷声响在空荡的黑色里成为一抹沉浮不定的光亮,他一下子停止了啜泣,耳边满是屋外的电闪雷鸣和老旧的木质地板发出一声声「嘎吱」的夸张呻吟。

「怎么是个孩子呢?」他听见那脚步声停在自己不远处,然后是自言自语的声音,似乎在感喟这次的猎物怎么会是个弱小的孩子,但听那声音,年纪只比他大了几岁而已。

也还只是个孩子。

这只是其中一个意象,他的梦混乱而无章法,如同被打破成碎片,散乱在他的脑子里,随时等待着在寂静的黑夜中,用最锋利的棱角刺痛他。

但他已经无暇去管这些扰人的梦了,现下有更重要的事——Xander·Cage,一个行事风格和他很像的人,Gibbons和他提过几次这个人,也许是在酒精作用下,再加上原有的不分时宜的冷幽默,更多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东西。

因此他对这个传奇Triple-X的印象标签——无所不能[听说],不要命,喜欢突破极限,满身肌肉的大块头,喜欢撩女人,并很有技巧,这主要体现在一夜情或几夜情后从没有一个女人找上门来骂他负心汉,看来是个善于选择猎物的家伙。

但仅凭这些是绝不能让他服气的,尤其是在对方夺走了他的女孩之后,他并不为此生气,但不代表着他能够服气

Xander·Cage毫无疑问有着一支很好的团队,除了那个DJ之外,其他人都是不要命的那种,但又该死的默契非常,主要体现在那个头发绿得发青并有着能让姑娘们弯成盘电蚊香的眼神的女狙击手在另一栋大楼里也能精准的用热感扫描将子弹掠过Xander的指缝钉进那个自大狂的脑子里,潘多拉盒子应声落地。

Xiang的脑子告诉他他应该去拾起那个东西,但他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抵抗着,使他选择瘫在有点的咯人的椅子上,抬头看天花板,他将这归咎于自己的真的很累了,但他骗不了自己这其实与那个梦有关。反正他从不在乎那盒子所带来的权利。

一切直到有人粗鲁的用枪支压着他的肩膀促使他跪下,他还没能反应过来,只在膝盖触地的那一刻清醒过来,他由心底感到怒火上涌,但另一种和梦中相似的头痛让人想吐的感觉又席卷了他,让他又陷于那种令人不适的感觉而无法抵抗。

同时他不想承认自己当时感到了那一丁点儿背叛的感觉,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羞耻和可笑,因为他找不到任何代表信任的源头。没有真正下杀手的打斗和不再争夺潘多拉盒子似乎是一个singal,一个信号,但也实在过于暧昧不清晦暗不明,没有正解和曲解之说。

他羞耻于自己在那一瞬放下了防备,下意识的将那个暗示当做了和解的意思。

他也不在乎Xander跟那个染了头非主流白发的老女人替自己辩护,让她放了自己,甚至为此感到可笑,果然是个脑子里也塞满了肌肉的蠢货,说出来的也尽是蠢话,竟然真的愚蠢到和这种人做交易。

因为政客向来如此。

在被押走之前,他下意识看了Xander一眼。他本只想淡淡看Xander一眼,出于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立场。可因为头痛,他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到底摆着什么表情了。

但Xander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夹杂着心疼的难过,如果他没看错的话。

不,他一定看错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他一定是被噩梦碎片搅混了脑子。

因为那不是其他人,而是Xander·Cage.

TBC.
——————————
原本只打算标上中下来分章节 到后来越写越多 可由于我觉得这始终是个万字短篇 就不大喜欢用一二三四...来分章节 因此用了「上承中转下...」来表示章节 目前设想至少有五章

给我你的建议 如果你有任何想说的 告诉我私聊我或者评论我让我知道 亲爱的们 评论是爱w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