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ebenji]Stay With Me

Stay With Me
[与我同在]



文/shadow
ps.内含剧透 这篇文为MI6电影后续 我废话超多 真的 请耐心的往下看



崖边的曝晒使他缺水,不只是身体需要,他的反应神经促使了他对水的持续渴望,尽管那是昨日阳光造成的灾祸,而从今天开始接下去几天都阴雨连绵。



在水杯被拿走的时候,他眼皮跳了一下,手缓缓放下搁在桌边。



身着黑色中袖西服外套内衬白衫标准着装的女人坐在他对面将水杯递给一边的探员,叮嘱了一句,「去给他换杯水。」一边又朝Ethan微笑,「这杯水在你之前的Dunn先生已经喝过了,你不介意等一等吧。」然而语气完全没有委婉的意思。



她慢条斯理的翻着文件,「照你所说,Walker先生是在这之前就和Lane做了交易,那让我们继续谈谈钚核的情况吧,你们之前和他们交涉过一次,然后又...」



「弄丢了他们,完全没错,但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而我之前也和上级解释过了。」Ethan边说着,开始用食指敲击桌面。



「抱歉,我是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个上级可能不是我所隶属的上级,而我的上级并没有告知我这个。」黑衣女人耸耸肩,态度不以为意,「那让我们继续,听说你之前在柏林...」



「没想到专员还会用[听说]这个词,难道伤害评估准许你们用约数吗?」这也许是Ethan第一次对不算敌对的女性如此出言不逊。



他没打算在这个小小的讽刺上多费时间,直截了当的继续把问题回答干净,「不过不是听说,那是真的,多谢再一次提醒,我确实在柏林为了一个组员放弃钚核,不过这既不能重来,如果再次选择我也依然会那么做,所以你根本不必多费口舌。」



黑衣女人却没有为此感到被冒犯,「我也这么觉得,所以...」她从一旁的探员手里接过水杯推到他面前,「无所不能的Hurt先生,依我那点微薄的心理学知识,你现在对水渴望的症状大概还需要两天才会消退,毕竟你可是经历了多次差点高空坠机还有一次真的坠机,还在崖边被晒到脱水晕过去。」



她顿了一下,「真是无所不能,而且又有那么好的后勤,有时候我真有点嫉妒,一点点而已。这杯水就作为浪费你回家时间的我的歉意吧。」



等手指碰到杯壁,他眼皮跳了一下,黑衣女人才说,「忘了说,茶水间的机器坏了好几天,只能倒热水,你不会介意吧。」Ethan抬头,一旁的探员笔直的站着,满脸我不是我没有。



Ethan手指都没颤,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又放下,「谢谢款待,但我感觉还不错,毕竟比脱水更糟糕的事我都碰到过。」



门是被甩上的,Benji双手握着纸盒装果汁端正坐在椅子上,看到Ethan出来就站起来走去过问他「这么长时间,你们是交换了号码和脸书账号吗?」



「当然不,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对我有什么偏见?」Ethan看到Benji就莫名松了口气,他耸肩无奈的笑了一下朝Benji挑挑眉,这成功把Benji逗笑了。



「怎么会,你可是Ethan·无所不能·Hurt,姑娘们都对你趋之若鹜。」Benji边说着,笑声依然没停止,他喝了口果汁反而把自己呛得不轻,Ethan十分体贴的取走他手里的果汁,接着身体前倾用手臂轻拍他的背,嘴里说着「你还好吗」类似的话。



「还好,我只是...」话说到一半Benji打了个嗝,声音不大,但还是让Benji半张脸都红了,这还是他极力控制羞耻心的后果。在多年偶像面前打嗝可以列为他的年度最尴尬时刻。



Ethan只笑了两声就忍住了,接着把Benji捂着嘴的手移开,伸手捏住他的鼻子告诉他,「声音是从喉管发出来的,捂着嘴也没有用,你可以试着憋一会儿气,也许有用。」



Benji听话的站在那儿没动,只用一双小鹿斑比般明亮的眼睛看着他,诚挚又认真,Ethan招架不住移开了目光,转而盯着Benji小动作不断绞着衣服的手指。



他的手指就跟他这个人一样,因为常年室内工作而看起来白且软,但实际上充满用不完的活力,就像他说不完的话,哪怕你是一个整日从事极限工作的特工也比不上。



在他发呆的时间里,Benji已经拽开了他的手,「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Ethan双手张开举过肩表示投降,「真抱歉。」



「没事儿,而且...天哪我终于不打嗝了,太好了。」Benji的兴奋就像溢出杯壁的起泡酒,用目光全部传达给了Ethan,但Ethan这次却没被感染到,他看起来有点失望。



Benji觉得打嗝是件尴尬的事,但Ethan不,他觉得声音并不大,而且这挺有趣,甚至有点可爱,Ethan一点不觉得说一个早已成年的男人「可爱」有什么不妥,介于「活力」「阳光」这类词都能不违和的安在对方身上。



他只需站在那儿,表面上故作冷静,但满脸通红,Ethan就知道他内心可能已经吐槽了几十句,还能猜对一半内容。这可能也是「无所不能」其中的一种?还只针对Benji一个。



Benji的目光突然越过Ethan肩膀,等Ethan转头看见的就是那个黑衣女人,Benji迟疑着说道,「嗨,Vivian.」



「好久不见,Benji.」被叫做Vivian的女人特地绕过Ethan走到他面前伸出手,Benji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回握



「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吗?」



「不了,我觉得现在的工作还不错。」Benji松开手摇摇头,没有仔细想就拒绝,一旁的Ethan却有点不妙,他感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



「好吧,如果哪天你反悔了,随时可以告诉我。」



看着Vivian离开,Benji松了口气,可后面还有Ethan在等着他,「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位来做伤害评估的Vivian小姐是在邀请你跳槽吗?」



「听着,Ethan,我不会那么做的,等等,你说刚刚跟你交谈的是她?但跟我讲话的是另一个男人,这也太奇怪了,她也没理由讨厌你。」Benji紧张的时候往往语言系统就失控,开始没完没了的说话。



Ethan伸出食指抵在他唇边,叫停了他乱糟糟的脑袋,「等等,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在脱离文员来到前线时特工培训的时候,她跟我是一批的,我们当时在飞机上跳伞,已经快过了安全高度了,她的降落伞打不开,我发现了这个,然后努力够到了她的背包,接着...」不言而喻,尽管足以证明当时他们安全了,但这件事本身还是足够危险。



「那不可能,虽然管理员会告诉你们有一个人的降落伞打不开,但实际上每个人的降落伞都可以用,这只是个考验。」



「管理员后来确实这么说了,但她的降落伞打不开也是真的,而且确实有些阴谋论。听说那是和她所学的特殊技能有关,应掌权者要求,他们希望她成为一个蛊惑人心的政客,作为安插敌营的棋子,但她的愿望是成为外勤,和我一样,所以有人要弄死她,而我救了她。」



「就这些吗?」Ethan皱着眉,基本已经确定自己确实错过了很重要的事。



「当然不止,我们可训练了几个月呢,而且上次从柏林回来,给我做心理辅导还有定期测评的也是她,就这点来说,我还需要谢谢她,不然我没法这么快就站在这儿,和你一起。」Benji越往后说声音越低,装模作样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柏林委实不是什么好回忆,Ethan淤积的怒气突然全部消散干净,「我明白了,我只是觉得这样太危险了,在空中你都无法确保自己的安全,遑论去救其他人。」



「我知道你希望我答应你别再那么做,但我们现在做的事也同样危险。」



「但至少我知道,我知道你在哪儿,我可以把你放在足够安全的地方,无论发生什么,只要你在耳机里告诉我我可以立马到你身边,而不是隔了几万英里的一个偏僻基地。」Ethan的语气开始不受控制,但Benji没生气,毕竟没人能拒绝如此明显的关心。



「我没事,Ethan,正是经历的那样的事,我才能真的帮到你,而不是无奈的坐在电脑后面远程替你打开监狱的门。」Benji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拍了几下,「而且你可是我的偶像,我在训练的时候跟Vivian就是这么说的。」



Ethan脸色刚好一些就听见他的后话,立马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你跟她都说什么?」



「就是一些...你知道的,赞美词汇而已,你是我的偶像,永远无所不能。」承认这些事委实有点儿羞耻,Benji又有点儿脸红了。他努力撇开话题,「你刚刚在里面那么久都谈了什么?」



只要再加上先前Vivian的敌视态度,多次讽刺他「无所不能」和还有那一句「我真有点嫉妒你」仔细一想,Ethan对事情前因后果已经了然于胸,「没什么,就是很普通的询问,她还强调了我无所不能,虽然我并不觉得那是夸奖,无论如何,你以后还是和她保持距离比较好,毕竟不是一个部门的,我总觉得她不是很信任我,或者说我们,而且她还邀请你跳槽,虽然我知道你不会真的答应,对吗?」



「Of course not,I will never leave you.」Benji说出口才觉得这实在有些歧义,既可以理解为「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们」也可以说是「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后者实在太像恋人间的誓言。看着Ethan和平常一样的微笑,Benji赶紧把这个危险的想法从脑子里踢出去。



「这里的事情还要处理几天,我明天打算去病房看看我们的部长先生,听说他现在已经可以吃些高热量食物了。」


「没错,我给他订了一份抹茶慕斯,加上之前整理他麾下的新晋特工人员名单,以便他在无聊的时候和陪床的探员一起评头论足。」Benji说着,对先前的事还有些后怕,「真是万幸,刀没插到脏器,他只需要在胃上动几针就行了,说真的,我当时都以为他快不行了。」



「听出来了。」部长倒下去的时候Benji情绪有些失控,连带着声音都不稳,回荡整个空间里,也许是Ethan从没听过Benji那么绝望的声音,连带他本人都被那种情绪感染,差点被子弹打中。



「我当时检查过伤口,他只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才去追Walker了,但没时间告诉你,很抱歉让你那么担心。」



Benji耸耸肩,「别这么说,你也没做错什么。」



「实际上我见过,那些有经验的人知道用刀刺在哪里看起来流血最多,而实际上伤害最少,你只需要用钱买通他们,再加上减弱呼吸的药物,就可以假死逃出监狱。」



「真是太酷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



「还有一件事就不怎么酷了,就我所知,曾经有一个组织头目买通了人送进政府监狱里,就为了给他在监狱里的得力手下送武器,你绝对想不到就是藏在那个人的手臂里。」



Benji听着都觉得手臂疼,脸上表情写着四个字「一言难尽」,Ethan作为讲述者倒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反而被Benji古怪的表情逗笑了,他故意握住Benji的手翻过来手心向上,用另一只手指尖从对方手腕向上缓慢滑动,边说着,「大概就是这里,是缝合进去的,大概是匕首蝴蝶刀之类。」



Benji虽然被他说得脊背一凉,但再意识不到对方是在故意捉弄自己就是蠢了。他重重拍了一下Ethan的手,表情恶狠狠的,尽管那点力道在Ethan眼里就跟被炸毛的猫抓了一下没什么两样,被握着的手自然也没松开,反而抓得更紧了。



Ethan笑了两声发现有点不对劲,他掌心里的手指十分轻微的抽搐了一下,那是对于痛感的条件反射,他低头检查Benji的手指,无名指侧面赫然有一条长长的划痕,伤口看起来很新鲜,应该流了很多血才堪堪结痂。



Ethan知道他怕疼不敢去碰,也不松开他的手,只能摩挲着对方指腹因为常年敲击键盘产生的薄茧,抬头等着他自己开口。Ethan的目光一看过来,Benji整个人就不行了,他条件反射快速回答,「我可以解释。」



「在营地的时候,我在Lane的屋子里被他抓到然后用绳子吊...」Benji说到一半才意识到他把不该说的也说了,他瞪大了眼睛,立马说,「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但Ethan丝毫没有得过且过的意思,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继续。」



「我被他用绳子勒住脖子吊了起来,然后...」Benji自暴自弃的把一切都说了。



「被破酒瓶划伤就算了,你差点被勒死,结果你们都没打算让我知道这件事,这算什么,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吗?」Ethan质问他。



他伸手拉开Benji的衬衫领口,毫不意外的看见脖颈上格外显眼的一道红色勒痕,「所以这就是把衣领拉那么高的原因。」他伸手去摸那道痕迹,刚碰到柔软的皮肤,Benji就忍不住瑟缩一下。



他连忙解释,「你没有问,而且,我也没真的出事。」



「再多被吊一会你可能现在就躺在墓地里了!」Ethan声音几乎失控,吼完这句话又后悔自己语气是否太过了,他用手掌抵住额头,「我并非是责怪你,你当时就在死亡边缘,而且那是因为你必须要去Lane的屋子,我只是觉得,我明明保证了,就跟在柏林时一样,我很...」



Benji打断了他,「但我是自愿的,你又不只是要救我一个,当时你拿到了那个遥控装置,就相当于是救了全部人,包括我。」



「Ethan,你能去做超多我做不到的事,能成为你的组员我非常荣幸,你也要相信我是能保护好自己的,况且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死的,你一直告诉我你会保护我,而你确实做到了,」



「没错,我会保护你,」Ethan顿了一下,再次强调,「我会的。」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要和我去找一家店喝下午茶吗?」



看着Benji认真的表情,Ethan古怪的笑了一下,提醒他,「现在已经是深夜了,Benji.」



Benji挠了挠脸,「那...那好吧,真尴尬,那如果我邀请你去我家呢?我还有一些上次从英国带来的正宗红茶包,你一定要尝尝,不过你得陪我打怪物猎人。」


「如果你不嫌弃我拖后腿的话。」


「当然不,我可是很厉害的,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来。」


「当然要去,不过鉴于这次的事,在接下来两个月假期时间里我得给你进行一些特别训练。」Benji刚想抱怨,Ethan就打断了他,「以防你再被谁勒着脖子吊起来,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好吧好吧,你最有道理,我先去车里拿我的雨伞,然后我们再打车回去,你就在外面等我吧。」Benji快步走在前面,在转角处突然回头指了指Ethan手里的果汁,「至于这盒果汁,你就帮我扔了吧。」



Ethan应声点头,Benji的身影很快消失。



Luther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在过道无人处,Ethan手上握着小盒果汁靠着墙一动不动。



Luther视线越过他瞄到他身后的垃圾桶,就要张口问他Benji去哪儿了的刹那,他皱眉迅速将所有的声音都吞咽了回去。



Ethan盯着那根淡白色的粗管子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慢慢咬进了嘴里。没有橙色果汁的上涌,仅仅只是咬着管子,面上表情僵硬,宛若中了邪。



END.
——————————
昨天首映 下午跟基友看完MI6回程坐在车上脑子里简直要爆炸  终于完成了整个假期的愿望 就算开学我也认了
起初我是不敢写这对的 哪怕我在看MI5的时候几乎要尖叫 我也怕崩 但凡事都要有个开头 只要不过于ooc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罪过?
Vivian是无关人物 写一个假的修罗场只是由于我的恶趣味而已[电影里llsa跟Julia那段简直笑死我]
既然是MI6的后续 那直接表白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暧昧是绝对有的 隐晦和留白才有助于更多脑洞发展
「stay with me」是我很喜欢的sam的一首歌  我所想的是尽管Ethan看起来无所不能 但有些时候他拒绝着所有关心 心里却在说stay with me 所以我给了故事这么一个结尾 最后Benji撑伞带他回家给他泡了红茶 他们可以坐在客厅地毯上通宵游戏 又或者Benji忍不了他游戏里多次死亡转而彻夜长谈 总之一切都是完满的值得期待的
最后 请所有看了这篇文的朋友 如果你哪怕有一点写文的想法 就请下笔谢谢 我愿意在私聊里提供任何精神支持和帮助!一定力所能及要产粮啊!虽然Ebenji股暴涨 但相关还是[比我想象]少 我要在坑底爆哭了

评论(1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