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第十三只白鸽[短篇完结]

第十三只白鸽
[The Thirteenth White Dove]
Author:Shadow/jay-shadow
Summary:于秋叶原的短暂际遇与逐渐发酵的羁绊。
Main Body:

my heart, the bird of the wilderness, has found its sky in your eyes.
我的心如徘徊于旷野的飞鸟
在你眼中找到了属于它的天空

车队这次来到的是千代田地区,在秋叶原某条街道尽头的广场上有很漂亮的喷泉,人群也没有那么拥挤,最不能忽略的是一群白鸽。所以相较其他想去好好逛逛的车队成员,藤原拓海更乐意坐在喷泉边上,看着行人发呆。

往往是情侣成群,但那没什么,因为时常会有高桥凉介陪他一起,高桥启介也曾嚷着来过几次,直到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忍受那份沉默,他终于决定去好好逛逛了,拓海对此也只笑笑而已,意料之中。

在藤原拓海的意识中,凉介先生是他所结识的少数能忍受寂寞的人之一,又或许他如此需要理智,习惯沉默,但这个人总是猜不透的。

虽然是自己尊敬的人,但难免会觉得,相处太难了。

时常会因对方不经意的微笑弄得有些无措,因为不想让对方失望所以更加努力,说到底,怎么可能放松得下来呢?这种该休息的时刻竟然想这么多,果然还是离远点好。

这么想着,他又去看广场喷泉旁那十三只白鸽了。高桥凉介看着他的身影,又露出不经意的微笑。

这个不大的广场上总共有十三只白鸽,藤原拓海数过好多遍,往往是在高桥凉介又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而这莫名使他心绪不宁时,他总会装模作样的伸出手指,口里默念着「一、二、三、四...」在数到「十三」时,高桥凉介会恰好偏头。

对藤原拓海的故意掩饰,高桥凉介也从不点破抑或是多说什么,好似没有发觉一般,但这是否是真的?当事人之一的拓海也不知道。

并且他也不想知道。

在藤原拓海小跑到喷泉边时,恰好赶上一只白鸽落下,他伸手将它接在手心,脸上带着有些傻气的微笑,如同握住什么宝物。他这才发现这只鸽子有一只腿断了,只剩一截的腿骨上绑着一根细短的红色丝带。

接着他发现了那个常驻在这儿的外国女孩似乎在画他。他们常见到这个女孩,总是穿着黑色风衣,一头褐色的长发搭在肩上,前额的碎发下藏着一双漂亮的碧色瞳孔,那双眼睛四处窥探,像是在寻找任何有趣的东西或是一点沉默的风景,然后在用画笔在架起的画板上细细画下一切。

女孩和这里的鸽子似乎很熟,总能看见她闲暇时去逗弄鸽子,能喜欢小动物的人总不会太坏。

因此他对自己被别人画在纸上并没有一丁点儿不乐意,反而感到开心,并向女孩微笑示意,褐发碧瞳的女孩在短暂的目光交汇之间愣了一下,没理会他,继续埋头专注于自己的作画。

女孩在低头的那一瞬间吹了声口哨,藤原拓海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他手里的那只鸽子却突然扑棱着翅膀飞了过去,他挥舞着手臂追上那只鸽子,看起来有几分狼狈,最后发现它留在了女孩的掌心。

女孩脸上带着轻微的笑意和玩笑般的挑衅神色,「丝带是你绑上去的吗?」拓海却没在乎她的表情,而是问了另外的问题。「是。」讲到这个,女孩的笑容开始带上了善意,却在下一秒突然又意义不明的撇了撇嘴,但拓海总觉得,她似乎不是在看他。

「我该走啦。」女孩将鸽子放飞到空中就开始埋头收画板,「诶?」藤原拓海对突然的话题转换有些措手不及。「不然你还想说什么?不早了亲爱的,别试图阻止我去秋叶原买些草莓味甜甜圈,在甜品店关门之前。」女孩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下腕上的DW表。

女孩耸耸肩,指了指拓海身后的方位,「况且,你朋友在等你呢。」在她转身离开之前,拓海拽住了她的袖口,「等等,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又不傻。」女孩有些无奈的将他的手从自己袖子上拿开了,「当然是看出来的啦,话说你别拽着我袖子啊,有人会误会的,乖乖跟你朋友回家去吧。」说话间她还瞥了一眼他身后的方位。

直到女孩走开了,拓海还不怎么明白她的意思,「走吧。」直到高桥凉介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拓海才发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拓海点点头跟着他一起离开,直到离开,高桥凉介都没多问一句关于那个女孩的事。

女孩在人流中转头,果不其然看到了并肩的两人,她下意识撇了撇嘴。她又不是傻的,在她吹口哨故意把鸽子引过来时,她就感觉到了面前这个男孩身后不远处坐着的那位青年无法忽视的目光,虽然面上带着微笑,但她也知道那是留给面前这个男孩的,留给自己的只有警告的目光,不过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所以她当时撇了撇嘴。

令人发指的是,后来在她走时,男孩拽住了她的袖子,怎么能叫她不无奈呢?她简直不想去注意那位向这个方向走来的青年的目光了,不过她可以理解那种心情,讲真,但那不代表她能平静的接受那种...的目光。

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那个女孩照旧画她的画,藤原拓海和高桥凉介依然享受着属于他们俩的安静。

终于有一天,在高桥凉介有事没能陪他来的时候,那个褐发碧瞳的女孩捧着杯果汁坐在喷泉边用胳膊拱了拱他,「你常坐在这儿发呆,有那么多事儿需要想吗?」女孩的日语并非那么流利,但说的话能够让人听懂。

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搭讪,「只是对秋叶原的东西没有那么感兴趣,你今天没带画板吗?」女孩耸耸肩答道,「有点累了,今天就当是来看看鸽子吧。」她又吹了那个口哨,那只绑着红色丝带的鸽子轻盈的落在她掌心。

「这是第十三只鸽子,唯一断一条腿的那只,当时他们都说它没法儿活下来,连兽医也这么说。」女孩又开始说没头尾的画,但拓海恰到好处的接过了话头,「但它最后活下来了?」

「没错,这很棒不是吗?毕竟当时谁都说它不能活下来,毕竟是被野猫咬断了腿,没人愿意多做努力。在它活下来后,我就把在成人礼时兄长送的那根我用来绑头发的丝带系在了它腿上,反正它是那个特别的,再特别些也没什么。关于十三这个数字,曾有一位画家在为十三位皇室成员画像时,因为顾及到十三这个数字不吉利,在接近阴影处画上了自己,那位画家倒挺有名的,只是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特别也并非好事,它断了腿,尽管有翅膀,也不能在飞翔达到足够的平衡,追上那十二只鸽子了。」女孩摸了摸鸽子的毛,目光柔和下来,「但那有时是最简单的,让所有人看到它的特别。」拓海的话简直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连它自己也没想到,「真没想到你是这种性格,或许...你是对的。」女孩看起来有些惊讶。

「我是车手,是凉介先生让我渐渐认识到了车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并让我加入了车队。」他的语气渐渐认真起来,「凉介就是经常和你一起的那位吧。」「是,我在群马县的藤原豆腐店里整天给那个死老头送豆腐,直到在秋名山遇见了高桥兄弟...」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说这些话时他脸上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笑容。

「像你这样真不错呢。」女孩仰头看着天空,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我曾拥有远大前途,他们都这么说,但有事发生了,在我最辉煌的时候,有人因为而死,我很在乎她,从那以后...每一种颜色在我眼中都是腥红的,但你比我更好,你不会像我一样,我已经被毁了。很高兴见到你,我叫Violet,你可以叫我V.」女孩在说完这些话后就匆匆收了画板,边往人流少的地方走,边戴上了耳机,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人海中,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或许这是她最后的坦诚。

他们没再见到过那个女孩,再没有过,白鸽们仍在飞翔,包括那绑着红色丝带的第十三只。在回到群马县后常常说起这个时也觉得有几分奇妙,一个月之后,藤原拓海意外收到了一封从英国寄来的信,封面是手绘伦敦大桥的简笔花纹,拆开后里面只有一幅画,还有一张蓝白条纹便签。

便签上面写着--

我终于放弃了过去重回伦敦,我的PTSD开始终于被治愈,这常让我觉得一切。至于这幅画,我觉得我该把这个寄给你,给你们,这大概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希望以后能再相见。

藤原拓海安静的看完了整封信,接过了高桥凉介递来的柠檬水,「都说了什么?」「无非是回到了伦敦,并附上了祝福,还有这张画。」藤原拓海向他晃了晃手里捏着的画。

高桥凉介接过画在他身边坐下,背景是他们在秋叶原那个飞满白鸽的广场的时候,角度很好。

阳光正好被喷泉的水折射了一个角度路过拓海的笑,接着全数洒在拓海手心那只只有一条腿的第十三只鸽子身上,高桥凉介依然带着温暖的笑,娴熟的伸手替拓海拨开额前的碎发,给整幅画都打上了一层柔光,时间像是被暂停了一般。

「很不错...真的。」高桥凉介将目光从照片上移开,抬头看着藤原拓海,微微的笑,拓海紧捏着手里的便签,撇开头去拿一边的水杯。高桥凉介很贴心的去掉了柠檬籽,因此没有一丝苦味,温热的水带着酸味流进胃里,他感觉到自己脸颊上的温度在上升,还有隔着胸膛传来的狂躁心跳声。

有些东西不必说就能心神领会,但总有一天,其中一方会率先说出心底的一切。

藤原拓海在给Violet的回信中特意描绘了这个场景。

「You know,It seems likes--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你知道的,那就像--
你微微笑着,并不说什么。我却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很久了。

END.
——————————
近几天在B站上看了剧场版后又被激起当时看第一季时的心情 一时激动还发了弹幕说要写文 于是真的搁置下其他欧美同人花了几天时间写完了这个 今天期末考结束正好写完
明明是99年出生的 头文字D并非是我的童年 却在几年前开始看时对头文字D有份特别的感情
往后会不定期发出文 希望能找到还在关注头文字D的同好 至少给我点动力 让我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
另 其实我就是当初那个在LOFTER发过群屿森蓝的家伙 至于删掉是因为发现我所写的实在有问题 直到现在又写了欧美同人 尝试各种风格后 才重新来为头文字D写点东西
在此 给永远的INITIAL D[笑]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