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言白/车]一万种死亡「上」

一万种死亡



文/shadow
ps.这是篇肉 无虐 多肉[非常多]少剧情



「为了一个你爱的人,你能走多远。」



Main Body[正文]:



上一秒他很冷漠,下一秒他又很疯狂,白起从不知道一个人还能这样,作为一个个体,却像分裂出了另一个细胞。



但他们在一条绳子上,他就有权利掐醒他,「虽然很感谢你在最后关头把那个人打晕了,但如果我们再不往前跑,那之前做的一切也都没意义了。」他狠捏他一把,看着恹恹搭在他身上的李泽言抬起头来,眼神一直盯着他,从迷茫变得明亮摄人,最后甚至有些毛骨悚然,突然凶狠却又内敛下来,仿佛拼命抓住了什么。



他下意识偏开头,李泽言什么也没说,拍拍他的肩示意继续往前走,开始还没什么,白起越走越觉得不自在。肩头那只手抓得很紧也没有放下的意思,这样被揽着肩总有种被抱在怀里的感觉,但一转头视线下移看到对方腰腹处的伤口,他又无法轻易放开手,还是只好继续往前走。



「就前面那个废楼吧,应该安全了,我之前调查过范围的。」李泽言突然凑过来在他耳边这么说了一句,白起被吓得一惊,有点不自在的揉揉耳朵点了下头,耳尖的酥麻感还没有完全褪去,实在是他身后这个男人的气息太具有侵略性。



等到了楼里的时候,白起松了口气,扶着李泽言在地上坐好,他看着李泽言解开衬衫口子扣子,被纱布裹住的部位已经再次渗血了。



「你还好么?」他问,同时伸手想去抚摸李泽言腰腹伤处,却还是在将要摸到的时候停住了手,不敢去碰,手臂僵在半空中,最后垂下来堪堪落在李泽言手边。



「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就是...」李泽言欲言又止,似乎在斟酌怎么说下去。



「就是什么?」



李泽言勉强的笑了一下,「就是有点冷。」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种疼痛的感受,说冷也不错,他确实感觉冷,除了天气外还有先前的大量失血。



令他没想到的是白起却凑过来手臂环过他脖颈,把他搂紧怀里,白起很少有这样太过温情的动作,他在肢体皮肤的接触上往往有点害羞,容易脸红。



李泽言能想象到许多种白起应对他回答的行为,但唯独没有搂他这一种可能。



李泽言微笑,在他耳畔说,「吻我一下吧。」熟悉的温热气息全数钻进白起耳廓。



白起恍惚了一下,竟然觉得对方声音在那刹那格外温柔,等到手掌被对方裹住时,他才回过神来,看着李泽言抬起头直对上他的眼,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从这一刻开始他就要做出选择,可其实根本没有多余的选择留给他。



他带着血迹的手抚上李泽言脸颊,「我吻技不是很好,」他顿了一下,「但如果你愿意...」



李泽言突然吻上来,用实际行动作了回答。



一种新的,更深刻的,缱绻的羁绊重新建立起来,至此,他们先前的关系终于打破。




虽然是乙女游戏 但我还是希望他们内部消化真是没救了 感觉前面这段我写得好纯哦 然而后面就不是了´_>`链接评论自取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