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五个字母

五个字母



文/shadow





Revenge[复仇]



他真的报仇了吗?



监狱会是结局么?



可他觉得那个女人还远未完结,她身上可能性无限,不断豪赌,输赢一力承受,这或许只是某次她小输一场,愿意给她曾经的情 人一个面子于是才被抓住了。掌控监狱的每道关卡并非那么难,只要站在那里,她自然而然的高贵,只要一挥手仍然有那么多人愿意在她身后,再创造出那么一个帝国。



毕竟她是那样一个冷酷的女人,她未来无限。



可她不是。



她只是死了,但时樾不愿相信。



Chrysophoron[琥珀]



安宁的眼睛有时能看出些微琥珀色,淡淡的褐,往往面对大楼外的光线时,时樾能从侧面发现她瞳孔折射出的琥珀色,很好看,那是很柔和的颜色,她冷硬的面部线条也会有些改善。



那一秒的她太具有欺骗性了。



到后来他们分开,无论何时,他收到那些珍贵的石头时,也会沉默着拿起其中的琥珀对着阳光下看,光线照不透,他不是在鉴定真假,也不是喜欢琥珀。



只是他的爱是琥珀,而琥珀是尸体。



Voice[声音]



她的声音大多数时候是冷酷的,当她咯咯笑着时可能心里想的却是如何不动声色的干掉你,但也有某些时候被潜意识所掌控。



比如一场小憩过后,她会伸展着不自觉缩起的纤长躯体,然后发出些许鼻音,接着说出「你回来啦」,那声音是软糯的令人怜惜的,却成倍令人心疼,因为下一秒她就会倏然睁开迷蒙的双眼恢复她的冷酷,仿佛无声威胁你忘掉那一刻再不会有的温存。



Violence[暴力]



他们也打架,偶尔打,往往是时樾气急了,安宁也只是自负一笑语气冷淡。


那常常很激烈,但就算再气,时樾也会很注意自己的力气,他一般不主动出手,只会在安宁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前用手接住,生怕自己在她身上留下淤痕,如果他说「别闹了」安宁会更生气。



唯一的方法只有等她发泄过去,只不过十次有八次是以安宁坐在时樾下身的勃 起上作为终结。



Monarchess[女王]



拉他起来的那个贵人如今躺在土里,没有火化,完整的,高贵的,没让人动一刀子,唯一不断渗血的伤口缝合的很好,最后给她擦掉脸上血迹汗水泪水还有模糊了的眼线的是时樾,最后给她重新化妆的是个很有名的化妆师,尽管不明白他为何执着于给一具尸体化妆而不是殡仪馆的冥妆,但由于那笔钱,对方一个字也没多问。



他的贵人如今只距他六尺,但余生必然不会再见了。



可她合该是高贵的,无数骑士为她赴死,也不能换来一点眼角余光,她睚眦必较狡诈无情提着平衡权利的天秤坐在最上位,嘴里说着佛祖晦涩拗口的教诲,身后彩色琉璃勾勒出的却是岩间圣母拥抱新生儿,她本该如此,从不需要一个王子千里迢迢为她而来献上自己的吻,可她如此希望了,这或许才是最大的错误,因为女王在任何故事中都是得不到王子青睐的。



那一秒,他甚至有些痛恨。



她合该是高贵的,根本没人有资格把她从神坛上拉下来,那样的事怎么可以发生呢?



就算是他自己也不行。



END.
——————————
我把自己脑子里无处安放的琐碎片段拼拼凑凑写了这么一篇 往后可能还有类似情况
试着做个段子手 也许还不错?
明天更违背之言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