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ebenji]雪花球

雪花球



文/shadow



午后的伦敦伴随着雾气飘起阵阵细雨,天空与云层一同沾染上灰蒙蒙的阴暗,餐厅服务员开始收起露天的座位,打开作用不大的遮雨棚,穿梭在立起风衣奔跑着躲雨的人群中。



Benji刚结束他最后一通赔罪电话——打给邻居道歉用的,瓦斯管线年久失修爆裂了真是抱歉啊,不不不那当然不是枪响啰,我只是个图书馆的助理呢。你听听我们家的狗也在吠呢。改天到你们家除草皮洗泳池让你们消消气啊。



他挂上电话想了一会儿后,拿起手机拨给那位今日休假的特工。



「Brandt,是我。」



「午安啊,我和部长正在喝下午茶,他在结账,我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了,他从没让我点过这么多甜点,你知道这家店一颗马卡龙就要十镑吗?」



因为今天是他生日,你这个白痴,Benji翻了个白眼。



「你说你寄了东西给我?」



「没错,事情说来话长,长话短说,是我从加州回来的路上碰到Ethan,然后他嘱咐我把那个盒子给你,我只好给你寄过去...另外,别问,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感谢告知,不过我是想问盒子什么颜色。我最近买了太多东西,你知道的,公寓好久没住人,什么都得换,我回来的当天晚上还断电断水不得不半夜去跟房东理论。」



「让我想想...灰底白纹的方盒子,如果没记错的话。」



Benji利落的挂了电话,「谢了,下个月再见。」



Benji回头看了眼那张千疮百孔的深红色沙发,线料内卡着一些弹壳,地上散落着很多,有几枪偏击中中了摆在后方的花瓶和挂画,陶瓷与玻璃的碎片四处飞溅,在刚刚的混乱中他踩到了一些。Benji不记得有用上却显然插在沙发扶手上的菜刀,棉絮都给扯拉了出来。



空气中的烟销味仍未散去,耗尽弹源的两把Tokarev被随意地丟在一旁,窗外细雨逐渐演变成的午后暴雨猛烈地打上窗戶,狗狗疯狂乱叫的声音环绕整个屋子,Benji沉默有礼的坐在那破碎的沙发里,等待即将来到的黑夜。



Benji将注意力重新转到桌角的蓝色盒子,他撕开已经被压变形的纸盒,里面是个银色底座的雪花球,银色亮片落下看起来像雪花飘落,总体上是中规中矩的礼物。他把雪花球放在一边,坐在地板上逛着Amazon,想着希望Ethan信用卡的额度够他刷,想着对在暴雨天仍要工作的搬运人员感到抱歉。



Benji不记得是自己何时睡过去的,但醒来的时候屋子里依旧一团糟,不过地上很明显收拾过了,Ethan从厨房里走出来,「我刚烧了壶水,顺便把地板清扫了一下,你还好吗?」



Ethan倒是想问Benji发生了什么,但Benji看起来状态委实不好,天知道他跟进公寓看见满屋狼藉是什么心情。不过他给Benji检查过,其实没什么伤口,但地上的弹壳又无法忽视。



「不是很糟,只是入室抢劫而已,」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你上周被召回之后,我去参加了祖母的葬礼,后来又去蒙太古街的图书馆做了临时助理。你瞧,看起来没什么攻击力又独来独往,或许因为这个我就被盯上了,不过我没有受伤,受伤的是那群劫匪,他们已经被带走了,我只是...有点失控。但我现在感觉不错,我还用你的账号买了个新的红色沙发,今晚送到。」



「抱歉我离开了一周。」Ethan看起来仍然很自责,他弯下腰抱住Benji,然后又松开,盯着他的眼睛。



「那没什么,有更多人等着你去拯救,你应该去,而且你在钚核的事之后还给我特训过两个月,」Benji想到那两个月的经历,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也是个特工,我能保护好自己的。」



「那只狗是哪儿来的?」Ethan微抬下颌示意那边在对盆栽闻来闻去的狗狗。



「在我祖母的葬礼上,它一直在墓碑前不肯走,听堂妹说是祖母一周前收养的,刚刚熟悉我祖母就去世了,没人愿意收养它我只好带回来啦。」Benji叹气,脑袋一歪靠在Ethan肩上。



Ethan安抚的轻拍他后背,「那颗雪花球你看见了吗?你觉得怎样?」



「它像我之前提过的那个瑞士小镇。」



「哈,我就知道,Luther还说我送你这个情商太低,可我第一眼在橱窗看见它就觉得你会喜欢它的。那很像你所说那个小镇的冬天,小屋也是。」



「我祖母的小屋可是两层的,有壁炉和满屋子地毯,冬天很温暖,就算光着脚到处走也行。」



「原来你喜欢在室内光着脚到处跑的习惯就是这么养成的,」Ethan亲昵的捏了一下他鼻尖,「你祖母的葬礼怎么样?」



「还不错,如她所愿是在海边。」Benji微笑,他看起来不再那么颓丧。



「我还有个东西要给你,」Ethan打开雪花球的内置灯,在玻璃球里飘着雪花的时候,他又从底座不知道哪个凹槽处拿出一个东西。



Ethan深吸口气,他单膝跪地,在Benji面前张开手掌,「我知道我们才确认关系不到两个月,或许你觉得我这么做太草率,但我是认真的,我非常确定你就是那个会和我共度一生的人,我会向你证明我们的结合是冥冥中就注定的,那么,Benjamin Dunn,你是否愿意成为Ethan Hunt的伴侣与他共度余生呢?」



Benji拿过他掌心的戒指,看着灯光下反射出指环内壁刻着的字母——E&B,他难得沉默了一下,Ethan却以为他在犹豫后悔,每一秒都宛如断头台前的判刑时刻,直到最后Benji终于回过神来发现Ethan脸色很难看。



「我只是在想你难道是要我自己给自己戴上戒指吗?」



「当然不。」Ethan松了口气,拿过戒指缓慢套在他手指上,表情严肃宛如在经历伟大仪式。



Ethan这个月来第一次笑得如此开朗,目光专注甚至令Benji有些郝然,「我们该收拾屋子了。」他目光游移着岔开话题,耳朵尖却红了个透,似乎终于回到现实世界,意识到自己刚刚答应了什么人生大事。



Ethan在耳廓边亲了一下就立马站起来,侥幸躲过Benji的枕头袭击,他忍着笑说,「那么距离沙发送到还有一阵子,我们可以打扫一下,比如给地板打蜡,擦亮窗户玻璃,给门把换上新锁,挂上几幅从旧识那儿赞助回来的街头速写,不过这些我来就行。你只需要给你的狗狗倒好新饲料,给自己煮盘意大利面,然后就会有个崭新送到府的深红色沙发。」



Ethan在他沾血的衬衫上扫视了一圈,「在这之前大概先得洗个澡,记得别摘戒指,我可不想给你去下水道捞它。」



「对了,还有我的戒指,」他从衬衫胸前口袋里掏出一枚在灯光映射下显得异常明亮的戒指,「我一直带在身边,我倒是想过自己戴上,不过llsa对这点显得很激动,她在电话了一直跟我说这样简直太不正式了,我也同意他的看法,所以最后还是决定让你来,尽管没有其他人见证,但如果给我戴上这个,就代表你同意了我们这段关系的新发展。」



「你说得对。」Benji失笑,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接过戒指,抬起Ethan的手给他戴上。



「那你愿意隔天带我去海边见见你的祖母吗?从今以后她的甜心就由我来照顾了,我总要向她做个保证吧。」Ethan说着,伸手给Benji擦掉他不小心溢出眼角正努力憋回去的眼泪,「一切都会好的。」



疑问并没有得到答案,当发凉的唇瓣蓦然被那一贯温暖柔软的触感所截获,Ethan已经让自己释然了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生涩笨拙的亲吻,蓦然而至且起初并不尽如人意,Ethan甚至在纠缠之间能尝到舌尖的血腥味,但他没有松开这个拥抱,因为Benji此刻极度需要他,他能感觉到,在相互小心翼翼的试探与理智完全脱离的迷失之下,他们很快就萌生两人一如以往的那些默契。



当彼此的津液交融成一体,当他们的气息混成无法分离的整体,很快,他们完全沉醉在那些毫无顾忌地索取与赋予的美好中。让这青涩的吻完全成为彼此印象里的唯一。



你说得对。



所有的疯狂总有一天都会过去的。




END.
——————————
丧而不绝望
如果看过我之前那篇「stay with me」你就能看出我的设定里时间线是在那之后 在Ethan的单独训练之后
接下来就有很多可写 比如他们接吻之后可能就滚床单了 比如训练的两个月他们如何谈了恋爱 比如婚礼现场 比如曝出婚礼之后炸掉的特工论坛 hhh我几乎可以想象得到 但那是之后的故事了
在很糟糕的情况下写完了这篇 也不知道有没有受我情绪影响 返校体验极差 实名讨厌我们学校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