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时安]凛冬「上」

凛冬「上」



文/shadow
ps.一个小甜饼 同居设定



南方的冬天不像冬天。



而这是一个早上,时先生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安小姐在装睡,因为安小姐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她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时樾鼻尖一嗅,就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喝起他的咖啡,温热的,不太涩,刚好能提神,只用闻就能和安宁独独只喝的那种爱尔兰咖啡分开来,「南方的冬天真温暖。」他说。



于是安宁便也懒得装睡,用胳膊肘撑起身体,一手掠过面颊由下往上将碎发往脑后一捋,扬起脖子来看他,此时的眼神还惫怠而迷茫,时樾看着她,埋下头去在她脖子上嘬了一口,「啵」的一声,比起情趣更像是种恶趣味。



他说,「真希望留下点儿印记。」此时他们离的很近,呼吸交缠,睫毛几乎能戳到对方瞳孔,安宁清醒了一点,也撇开了脑海中关于滚床单的第一条件反射。她一手推开他的脸,一手拨正胸衣的黑色带子,拽过床头的褐白条纹衬衣给自己套上,就此朝客厅走过去。



她边走边说,「冰箱里有昨晚家政来做的黑森林,不是很甜,你可以尝尝,主食就只剩下上周日我们在楼下超市多买了的意大利面了。」说到这里她「咯咯」笑了两声,确实该笑,他们当时真是太蠢,在家里吃个烛光晚餐,多买了意大利面忘了买餐叉只能用筷子夹,还不小心在开红酒的时候把客厅灯泡弄碎了,导致家里跳闸,于是点着蜡烛吃完了一顿名副其实的「烛光晚餐」。



时樾也笑了,他说,「那我们可真有先见之明,要不是那时候意大利面买多了,现在我可只能饿死了。」



「那倒不至于,上月底新招秘书的时候我挑了个刚从市立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周三的时候我胃病犯了还发烧,人小姑娘说什么都要来看我,送文件的时候顺便还买了袋云吞来,还剩一半。」安宁看着锅里沸腾的热气,任时樾从背后走过来把自己的黑色风衣给她披上,她歪着脑袋以一种极为逼仄的姿势准确的将唇贴在他唇上,轻触一下就离开,继续盯着锅里冒泡的水汽发呆。



时樾从背后抱住她,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真抱歉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没关系,你要知道我好几十年都是那么过的,身上没点儿病倒不像是个令人讨厌的资本家了。」



「[令人讨厌的资本家]?谁那么说你了?」时樾压制着自己的语气,安宁却感觉到他环着自己的手臂肌肉绷紧,那皮肤下蕴着能生生折断人骨头的力量,可她只是轻拍了一下,把指节搭在他手腕上,他绷紧的肌肉就全数松下来,任她用指尖摩挲安抚着。



「茶水间的几个小姑娘而已,只是随口抱怨几句,表达一下对这社会的不满,不需要在乎。」她语气淡淡的,就像这件事于她而言根本在心里留不下任何痕迹的。



多奇怪,曾经咄咄逼人睚眦必报的女王现在也能把这些议论当笑话了,可时樾却越来越紧张她,明明成熟了也学会虚与委蛇了,能忍自己被别人看轻却容不得别人说安宁一句,像头狮子圈下自己的领地对周围的动物吼叫,每个人都有虎视眈眈的嫌疑。



这总让安宁疲惫的想起当年这条小狼狗不认人,逮到时机就连主人都照咬不误,尽管当事两人伤痕累累她却从不想放弃,到后来却唯有一朵洁白的莲花入他心房。



结果事情到了如今地步,可真是神奇啊。



可若说他过度保护的原因,这只是其一。还有就是她这些年特别是寒性体质就越发显出弊端,当年多加的班现在全成了身体受的苦,动不动就胃痛咳嗽,大概也有年轻时候那场轰轰烈烈的与利用相伴的爱恋所带来的影响吧,毕竟那时候作得太厉害,什么也不顾,直到现在身体终于不好了才有了时间来调理。



时樾时常恨不得能回到过去告诉那个傻逼小狼狗你他妈就别挣扎了吧因为你迟早有一天会爱上这个傲娇强势又便扭的女人的此时的互相伤害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往后每一刻的心疼,但想一想,那时的他同样骄傲,他们两人相遇如同硬度相同的石头碰撞,擦出的火花热烈又短暂,在漫长黑暗中显得那么灼人,焦灼使人退却,热度引人前进。



有个女人愿意温暖她,另一个女人却只愿意点燃他,后者的感情中独有一种冷漠的残酷,像蔷薇一样嗜血,却能让一只自以为是孤狼的狼狗长成了狮子。



不提忠贞,不提守护,狮子也留了下来,心甘情愿的,大抵是最后终于明白,离开了他的蔷薇一切才真的成了断章,血将冷却不再是血,人也不再是那个人。



到最后也许并非是狮子在陪着他的蔷薇,而是带刺的蔷薇陪伴着那头暴戾的狮子。



TBC.
——————————
今晚是写不完了 也许明早毛概或者英语课能写完 总之什么时候写完下篇什么时候发 我真是已经很少写这种清水意识流又稍带文艺的东西了 不过一时兴起 希望没有太糟糕吧
————
然后是我的一些话 各位可看可不看
其实我并没有看「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小说也没看 本来完全当个辣鸡言情剧pass掉了 我早不看这类剧很久 然而竟然被宿舍里一个姑娘成功安利了安宁 我非常喜欢这种女人 美丽强大有魅力有魄力 但又倔强得不可救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我不同意她对感情的偏执 但却佩服她这个人所富有的那些品质 我看耽美也喜欢傲娇和小狼狗 所以安宁怎么竟然不是女主呢?女主怎么可以是朵去酒吧都不知道带多少钱的小白莲呢?同宿舍那姑娘也不能理解 只看一集就弃剧
我没有看过剧和小说 只是喜欢安宁这个女人 希望她能得到她想要的 希望时樾能在成熟后回头看一看安宁曾为他铺的路为他做的一切
不管别人怎么说南乔独立强大 我只相信我看到一朵美丽的小白莲 而我是朵黑心莲 只能说天生不对盘洗白不了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