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柯哀/新志]春遂

春遂



文/shadow



ps.给所有愿意看我写的东西听我说话的小天使们



——春如来日 冷风未遂






天气渐冷了,两天前开始下雪,数不清第几个换季阶段又来临了,不知道是哪个明星带的头,亚麻混色外套一时风头两无,这是姑娘们最爱的搭配,加上一条短裙,大概所有男性都不能懂娇弱的女性为什么在这方面毫不向天气妥协。



但宫野志保还是多穿了几件,西餐厅里的暖气功率给力,僵硬的手脚也感觉舒缓了些,她用餐刀在牛排上划下一道口子,似乎只是顺便问道,「换事务所了吗?」



「没错,搬了,」坐在她对面的工藤新一有点惊讶,「本来想跟你讲的,但是...」



「哎呀,我知道,你把我号码弄丢了吧,上次我工作室旁边的商场出了命案,高木警官想让我联系你来着,结果我发现你的号码成了空号,」宫野志保见他皱眉,似乎在斟酌着怎么解释,一时觉得有些心烦,索性自己出声开脱了,「想了想也是情有可原,正式工作了肯定要换个本地号码嘛,我就没在意了。」



「没错,就是在换手机卡的时候把你的号码弄丢的,但工作太忙了,就想着真正需要的时候再去跟博士要吧,又或者哪天恰巧碰到再存回来,结果...」工藤新一本来是想解释,说到最后竟然觉得有点艰难。



宫野志保依旧懒得深究,反而去宽慰他,「不必在乎,再怎么样都只是个号码而已,我们的工作地点只隔了两个街区,有什么事的话来找我就好了。」



「不,是三个街区...事务所搬了呀,所以更远了一条街,而且我还是努力工作,尽量别麻烦你好了。」



「嘛,说的也是,我们的工作种类根本就不同嘛。」宫野志保微妙的笑了一下,专注于面前的牛排,餐桌上一时陷入沉默,经历了刚才那番谈话,她觉得有点儿热,于是解开了大衣的扣子,动作缓慢而优雅。



工藤新一却注意到了她那件黑色大衣后露出了黑白色的职业装,「你刚下班吗?」



这原本只是个为了缓和气氛而被他随口提出的话题,可宫野志保却放下餐刀和餐叉,用餐巾擦了擦嘴边的酱汁,不紧不慢的回答了,「我是[正要]去上班啊,不然我肯定换了衣服再来了,所以你别发呆了,快点儿吃,本来今天是没事的,可有个后辈被工作困住了,再加上门卫大爷一定要看见我们穿了工作服才肯放我们进去,如果我不去救他的话,大概没有前辈愿意跑一趟的。」她的表情柔和下来,大概是欣慰就这一点来说,工藤新一始终如一的迷糊。



「那个人有你这样的前辈也是很幸运了。」这句话是工藤新一真心的。



「可没有这么一说哦,不过是成全一些人情而已,而且我又不像工作室里的其他前辈,他们努力工作也是为了家人,耗费在家庭关系上的时间比例我肯定是比不得了。」宫野志保拿过侍者端来的红酒喝了一口,露出舒适的表情,这让工藤新一的紧张也缓解了些,但他还是想不到能回答些什么,似乎不是分开很多,但是彼此已经进入了新的生活轨迹,没有什么事可以随口谈起。



宫野志保突然问他,「新的事务所怎么样?」



「不太好评价,才搬进去没多久,附近也不是很熟悉,不过隔壁那家拉面很好吃,而且因为是在一条人流比较多的街道上,所以门前没有什么树木,也就不会像以前一样,一到春天门口的樱花树就茂盛得不行,枝头直碰到窗户,只要一开窗就会有毛毛虫钻进来。」工藤新一边说着边也喝了一口酒。



「难不成你会怕毛毛虫吗?」



「还行吧,我不太介意,但是太多了也比较烦,而且女孩子都挺怕这些虫子的,就算樱花好看,毛毛虫总归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取舍也就很明显了。」工藤新一看起来只是在讲一个理论是非的问题,而不是谁想或不想去做,「所以这是一致决定,而且那个地段好,对我们工作也有利吧。」



「确实。」宫野志保抿唇礼貌性的笑了一下,点点头。在她盘中的牛排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直接挂掉,响了第二次的时候,将一切收入眼底的工藤新一对她说,「接吧,」他说,「没关系的。」



「我不是顾忌你,」宫野志保依旧毫不犹豫的挂掉了那通电话,反过来放在酒杯边,继续低头切她的牛排,「不过是烦人的后辈而已。」



工藤新一反应过来她是指打电话给她的那个人正是向她求助的后辈。他从不怕宫野志保对他的冷嘲热讽,包括这一次,他只是觉得自己当下能说的只剩一些劝解之语,于是他尽量装作无意的一句带过,「无论如何,还是接吧。」这句话有些生硬,宫野志保在工藤新一看不见的角度微微皱了皱眉,但她依旧像以往许多次一样什么也没说。



在宫野志保已经吃完了牛排的时候,工藤新一因为发了会儿呆所以还剩下一些,他看着宫野志保放在桌上的手机不断震动,而她本人却只是细细品味着杯中的酒。



他突然说,「要是急的话你就先走吧。」



「没关系,我等你。」宫野志保几乎下意识的这么回道,随后她有些欲盖弥彰的嫌疑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其实我们从未坐在一起好好的正式的吃过一次饭吧,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呢,所以至少要让这一次是完整的,等你吃完我们一起离开,只要一起出了餐厅的门就行,在哪儿分道扬镳都没有关系。」她话语中隐约带有的仪式感让工藤新一百感交集,但依然一句话也说不出,这颗天才的头脑就是组织不出什么像样的话来。



西餐厅的暖气功率给力,这让宫野志保恍惚自己正处在春夏之交,热度不减,不至于让人流汗,却也不能再多加一件衣服,但她还是把大衣重新一颗一颗扣好了。



「不热么?」工藤新一问道。



「现在不扣好,待会儿出去的话,温差太大会着凉的。」宫野志保语气不变。



「应该不至于吧。」



「谁知道呢?就算现在身体感觉温暖,那也不是真的处在春夏时节,人体的错觉比这多得多呢,而且,生活可没有半点发烧的时间能留给我。」她朝他笑了一下,美好如初。



「也许吧,不过春天也要来了,小兰最喜欢春天了。」工藤新一抬头看她,回以一笑,「春天会来的。」然后让沉默带过一切。






于是春天终于还是来了,在漫长的冬日之后,她依然敞着那件黑色大衣在松树下那片被染红的雪地上许下来年的第一个愿望,然后有人实现了它,换来一双黑面红底的Prada,于来年春日,冷风过去的时候,被她踏上,分毫不差的踩在脚下,第一次,走过融雪软冰, 捧上花束,只字不语,戴上笑容,牵着烦人的后辈,路过某位侦探的完满婚礼。



END.
——————————
也许有点致郁
我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 只是简单的讲一件事 比较日式风格的 不要轰轰烈烈 有人说有一点东野圭吾的感觉 这让我觉得很荣幸 因为我敬佩着东野先生 同时深知不过只是有一点相似而已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原因 只是我喜欢一些静谧的东西 所以才更适合从细节里表现一些事情
也许下一篇文风就会突变了 毕竟我是希望不断去尝试的 所以这篇只是我在这种心境下写出来的 给愿意听我讲话的小天使们
在直面社交恐惧的时候 我依然觉得自己弱小而无能为力 所以真的感谢这个圈里的小天使们愿意跟我聊聊 前一段时间正是因为焦虑心情和社交恐惧 我觉得我大概会退坑了吧 也许很长时间都会没有适当的心情去写东西 但和小天使们的交谈让我还是回来了 在军训的时候有了灵感 于是也赶紧写了下来 不求所有人喜欢 只希望能感受到我想表达的东西都小天使们给一点评论或者喜欢吧

↓以下杂谈
ps.几处细节[我觉得需要]解释一下
说到毛毛虫的时候 工藤新一口里的怕毛毛虫的女孩子很大部分程度上是指毛利兰
春天的时候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结婚了
最后一段中给宫野志保买了那双黑面红底的Prada的正是工藤新一 算是完成了我那篇「一步之遥」里在圣诞节一起去买一双合脚的Prada高跟鞋的承诺了吧
另 我写完后有想过是否要把结尾工藤新一的婚礼改成葬礼 虽然最后我还是没改 但各位可以试着把结尾的婚礼改成葬礼感受一下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