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童话破灭

童话破灭
「Lost Good Things」



文/shadow



ps.我不想美化和黑化任何人 我只是在想 如果其实事情是那样的 人物性格是那样的 那这个故事将会如何发展呢?然后我就写了
结局是柯哀/新志
这个故事以毛利兰的第一人称视角展开
[由于结局是柯哀/新志 为了不ky就不打新兰tag了]








[毛利兰]




遇到他的时候是99年。



不大记得那年有什么特别的,因为我才五岁,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好像那时候父母离婚了。



对我来说很早,但似乎也不早,反正不记得,唯一知道的就是那时候第一次见到他,原本只是普通相遇,不记得见他第一面,但后来相见诸多。



隔年我停止牙牙学语,他也开始展露自己的个性,我们与彼此相伴多年,我的父亲是个酒鬼,也不怎么顾家,他父母几乎都不怎么回家,他也不在乎,一个人踢球取乐,有些也会在球场边做填字游戏,我那时不大明白为什么报纸右下角那一个小板块为什么就能让他那么开心。



他对每个人都抱有善意,而且是固定的善意,不会因为你多么刻意的接近他而多一分,但如果你想欺侮他,他就会用自己的手段让你吃亏。我是前者。



他对我很好,会关心我哪里受伤哪里不舒服,生活上的任何事也会关注一点,也仅有一点而已,我有时想过,那也许只是为了让我们的谈话没有障碍。他能叫出所有新同学的名字,他在所有方面好像都能说出一点东西,他跟所有人说话都是没有障碍的,他的所有行为都张弛有度,会在适当的时候打趣,或者说出很厉害的言论。他很聪明,太过聪明了,就像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天才一样。



如果他真想让你喜欢他,其实你是无法拒绝的。



不过总体而言,他对我仁义至尽。



我常常选择不去过问一些事,于是当别人问我「你们是青梅竹马,肯定知道他...」的时候,我就可以不必说谎搪塞,而是直接告诉对方,「我不知道。」我在国中有个朋友在转学之前偷偷告诉我,很多人都觉得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就是我最冷酷的时候。



虽然一笑置之,但我觉得这形容有失偏颇,我不擅长「冷酷」,就像我不擅长欺骗,当我说「我不知道」的时候,那我就是真的不知道。



他与我恰恰相反,他擅长欺骗,因为他有个天才的脑子,但这欺骗多数是出于麻烦和无奈,就像他第一次带我去见他父母的时候,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期待的,但我知道他觉得这不重要,他只是想让他的父母知道他一个人过得很好,不必他们一次次打那些无用的电话。



我看出来了,但我没有说。我知道他想说「我过得很好,不用你们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从国外赶回来,同样的,以后也用不着,最好电话也别再打了。」但他没有,于是我也没有。



不过我知道,当他看起来笑得开心的时候,其实他往往并不开心,因为他并不喜欢大笑,那些大笑都是为了迎合气氛,只有当我跟休假的母亲去外国旅游回来,带回了一本他一直很想要的希区柯克时,他才会发自内心的笑,幅度并不大,但不刻意,你会感受到这少有的微笑中所包含的上扬的情绪。



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对他有点好感,不过其实在所有人眼里我们应该都已经是一对了,那位成为我朋友并且帮了我很多忙的铃木财团大小姐最会起哄,我不阻止,也不承认,他亦然。



但即便如此,他突然不见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慌张,我知道他身为侦探势必会有许多事情缠身,但没想到自此后我们相见的次数便少得可怜,我很担心,但并不多过问,这是不言而喻的规则,只能点到为止。



我有时会困惑,会质疑,我的生命中真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吗?所有人都有行为和语言告诉我——当然。我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厌倦这场等待,似乎所有人都觉得我们青梅竹马天生一对,因此我就会等他,必须死心塌地的等。



不管当我认识了新的异性朋友,还是一些聊得来的人,或者和某些男人靠得太近时,我身边那些人,他们总会说「你跟他看起来关系很好嘛...」,甚至说「你要不要跟他发展关系」。



但实际上,他们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



当他们看见我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时,当他们劝我发展新关系的时候,当他们笑着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其实那不是真的,仅仅只是他们的恶劣玩笑而已,在我看来真的十分恶劣。



因为他们心里的想法其实恰恰相反,他们好像如此笃定我会继续等待,他们觉得我必须等待,我必须等待那位高中生侦探,等得越久越是一段佳话,如果中途转身离去,虽然他们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心里一定会把我从头到尾骂一通的。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一个潜移默化的选择而被捆绑了一生。



好在我暂时还不想恋爱,也不在乎别人的笑谈,我碰到很多种人,同性异性,很多案子,血腥温情,那个叫江户川柯南的孩子也就顺理成章慢慢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我常常故意忽略他某些奇怪的行为,还有偶尔的过分成熟。



对了,还有那个叫灰原哀的女孩,她的眼睛常常让我感觉不舒服,但那是很漂亮的颜色,就像宫野志保一样。



没错,宫野志保。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叫「宫野志保」的女人的时候大概已经有二十几岁,我也成了一个女人,开始有自己的工作事业目标,会在安静时默默思考,列出一些自己觉得可以共度一生的,可靠的对象。而我们两个女人为了他站在一起,我们面对面,她对我没有敌意,我也没有,尽管我身后那些人都情绪激动。



其实是我占了便宜,我在无聊的生活中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他回来,我成全了所有人眼中「等待恋人多年」这个情谊,造就一段佳话,而他先坦白了自己与另一个女人的关系,因此我就不是喜新厌旧的那个人,尽管订做好的戒指正躺在我手提包中的丝绒盒子里。



自欺欺人未必不是好事。我知道这个。可我并没有在欺骗自己,我只是不说,直到一个月前他告诉我一切都结束了,然后我就和自己的恋人商定了结婚日期。你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有,我有,宫野志保也一定有,她是个安静的女人,有一头淡淡的茶色头发,短发刚到耳垂的位置,很漂亮,我真的这么觉得。



她在一片不善的目光中向我伸出手,「你好。」我挡住想要冲上来的铃木园子,握住了宫野志保的手,「你好。」我听见自己温和的声音,毫无凄然。



我想我身后这群看似为我打抱不平的人可能有一点疑惑我没有哭,就像他们永远不会明白,当我说「你好」并握住对方手的时候,我就真的只是在表达善意,而不是虚与委蛇。



然后我看到了宫野志保的一个眼神,她其实有一点冷淡,可能是天生性格使然,可当她触到他的眼神的时候,就会露出一点淡笑,而他也会目光柔和,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当我松开宫野志保的手时,他们俩的手就握在了一起。



宛如一种经年默契。



我说,「多谢你一个月前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告诉我你今天会回来,我也就有时间和某位空手道冠军商量婚礼的事了。」



「你真选择了这样一个人共度一生?」



「没错,我有深思熟虑过,我觉得我想好了,我当初为了工作放弃了空手道真是十分可惜,因此特别想看他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说起来和他在料理店相遇也是意外之喜啊,他性格很好,并不复杂,不过最重要的是,至少他是爱我的,我也很喜欢他。」我真诚的露出笑容,「多谢你了,在这场无聊的等待中,我终于在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也许他不是最好的,但足够耀眼,而且能够温暖我。」他并不说话,但我能从眼神中感受到他的欣慰。



「你也一样。」我补充道。



他说,「不,没有你的美好,不管是相遇还是相处时光,其实都糟糕极了,但既然从那些事情中活下来了,我就有那么点向往人生了,同时开始相信一切都会好的,」他看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忆,微不可闻的笑了一下,「我是真的走到了尽头才找到她的。」他说完这话时,我看见宫野志保捏了一下他的手心,动作亲昵。



我说,「我会告诉他们我要结婚的事,无论是你父母我父母还是铃木他们,这荒谬的闹剧总该结束了,还有,来参加我的婚礼吧,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也会去的。」虽然只是临时起意,但我觉得这真的可行。



我看出宫野志保对我的反应有些惊讶,但她没有表现出并不反感,而是说「好」,于是他也点头。



我们三个对彼此都毫无恶意,而这是旁观者们永远不在乎的,就算看出来也故意忽略,从头到尾都没有人需要打抱不平,更没有谁辜负谁之说,一开始只是两个有家庭缺陷的孩子互相帮助而已,其中的女孩其实并不是天使,她只是不想被排斥,而男孩也不如大家所见的那样开朗,他只是讨厌别人虚情假意的安慰。



我们在麦田里一同行走过,对无数的选择犹豫不决,后来岔道诸多,我找到了自己的阳光,而他在黑暗中遇见了同样踌躇不前的女孩,也许正是这种玄妙的吸引力让他们即使都在黑暗中也能成为彼此的方向吧。



参与一个人的半生是种幸运,我见识了他那根本不算是为自己活着的一半人生,我想剩下的总会有人替我见证。他会更好的。



尽管悬殊诸多,但此刻一切皆无谓,也许时机不是最好,但有情人来的刚好,如此就算是在枪口和刀刃间相见也不算晚。



毕竟,谁在乎呢?



「走吧,新一。」我在渐起的冷风中听见宫野志保的声音,看见那在空中默契相触的眼神,还有工藤新一伸出的手,他们两个,正在一片世人的恶意中无声的微笑。



END.
——————————
本来文尾写了一大段话 最后被我一下子删掉重写 因为文里的毛利兰毕竟不是真的毛利兰 她不值得我敬佩
73的设定真是十分没有创意 为了掩饰父母有精英人士的buff嫌疑 让毛利兰的父母离婚 似乎家庭缺陷但两位十分爱她 还让铃木园子做她的buff 可以随意请客 也能带毛利兰去到以她的身份根本无法去的地方 还总刻意把贝尔摩德叫她「Angel」的镜头展现给人看 我真受不了 几乎有点生理排斥
其实有时我只是希望毛利兰能够更聪明一点 如果那样我也没有必要去反感她的
总之 我对原动画并不太在乎 偶尔看看只是因为喜欢悬疑推理题材而已 就算说我在这篇文里怎么样怎么样ooc我也不管了
就是这样 同为女生 我不太能接受矫揉造作的同类 而且写这篇文完全只是为了成全自己 为了一时欢欣
不过我们做出某些看似正义的举动 初衷有时并非是善良的 甚至与之相反 只是为了掩饰些什么 这点是我的真正想法
最后 今天我去补「逆转裁判」游戏了 明天更新「新鲜糖果」

评论(1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