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

看简介是个好习惯
本人非常吃ebenji/蝙猫/夕心/帝二世/闪受/咔酱受等等我想到再补充[不接受任何拆逆]
同时也是你们眼里出了名除了花钱氪金一无是处四处BB十分暴躁非常沙雕的月厨一员[虽然不知道你们对佛系月厨到底有什么误解]常驻fgo 最喜欢暴君兄妹 有fgo小伙伴欢迎私戳加我谢谢

花吐症

花吐症


Author:shadow
Pairing:Xander/Xiang,Adele/Becky
ps.简单的花吐症老梗 配对我已经标了 虽然主桑项 但文里是有点隐Adele/Becky的 喜欢Adele和Serena配对的请注意






「至少我们不用隔离他,除非你想去摸那些花。」Becky摊手。



「Hi,Xiang.」Adele朝刚刚进门的Xiang打了个招呼,他古怪的反穿着最爱的那件套头衫,一只手攥着飞镖,一只手拍了拍胸口的帽兜。兜帽沉甸甸的,套间里除了昨晚剩下的鸡肉披萨的味道,还混进了小丁香的香气。



Tenyson宿醉未醒的瘫倒在沙发上,Becky占领了一个扶手,Xiang放下中餐外卖盒,很是崩溃的垂下脑袋,额头磕在沙发背上。



「总之,这是一个神秘的东方魔法。」Serena拖长音调。



「神秘的,该死的语焉不详的东方魔法。」Nicks比划着飞镖。



Xander脸色有些古怪,「所以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得了某种匪夷所思的吐花的毛病,唯一的解决方法是去找个什么人亲一下?!」



「事实上它是个有据可查的魔法,它也有个名字,花吐症。」Adele移开了落在自家女友新手镯上的目光,朝Xiang笑了一下,让人想揍她的那种。



Xander立刻掏出手机Google了一下。



Xiang从他手里扔掉手机,「根本没有这种病!我自己就是东方人好吧!」



「放松,Xiang,所以我们才说它是神秘的魔法。」Becky解释道,「我搜完英文网页之后又试了试其他语种,在中文和日文网站发现了它。」然后她扬起下巴以便Adele能俯下身来将唇贴上她的,好来个早安吻什么的。


「咳咳咳...」就在他们解释的时候,Xiang咳嗽了几下,一朵小丁香变魔术般从他嘴唇中间冒出来,他拉开兜帽吐了进去。



Nicks边挥舞着飞镖边像Disney电影那样唱起来,「Xiang有个暗恋的人!他不亲到那个睡美人他自己就要死了!」



Becky抽出腰下面的抱枕扔在他脸上。



「花吐症,说话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Becky背出了网页上的解释,「除了这段话,没有找到任何有效信息。」



「显然东方人不太擅长现代医学。」Serena耸耸肩笑起来。



Nicks把脸上的抱枕拿了下来,「你应该挨个把认识的姑娘吻一下。」



「等等,Xiang喜欢谁?」Becky抓住重点,正摩挲着她腰间布料的Adele听到这个问题也愣住了,因为好奇。



「我问过了。」Serena朝陷入短暂沉默的当事人瞥了一眼。



当事人坚毅的抿住嘴唇,仿佛这里不是公寓而是FBI之类的什么地方。



「没有。」他回答。



「这不可能,显然你有个暗恋的对象,天哪还是无望的隐秘的那种,」Becky琥珀色巧克力色的眼睛亮亮的,「你可以告诉我,我是说我们,任何时候我们都会帮助你的。」



「没有。」



「这可是关乎性命的事情!」Serena也不再打趣了。



此刻Becky觉得她该说点什么,于是她说,「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搞清楚病症的潜伏期和发作持续的时间,建立一个数学模型,植入时间和空间坐标,然后...」



而Serena打断了她,「Xiang!你得想出来你爱上了谁,不是让你去踢防弹玻璃好么!」她已经忍不住冲上去想要摇醒他的前老板,她的双手刚刚按在Xiang的肩膀上,Xiang条件反射的按紧兜帽躲开了,「你会把花瓣摇出来的!」Becky大叫。



Becky甩开Adele的手,难得迅速的扑上去把Serena扭了回来,两个人一起栽进沙发里。



Xiang用手势阻止了乱成一团的人,「你们谁知道花吐症的潜伏期?要知道,狂犬病可是能潜伏十年的,万一我是十年前暗恋过什么人呢?所以我的打算是,先让Becky去选课系统里挑出所有和我一起上课的女生,再黑进高中网站找到同班女生的资料,没错这差不多就是青春期之后我认识的女生总和了。人肯定就在里面。」



「嗯,时间线就从最近这段时间的向过去反推,把所有能找到社交互动数据添进去、尤其是访问对方的次数,进行交叉对比,真是个好主意!」Becky被Adele从沙发里抱起来,她整了整自己被揉的不太完美的头发靠在Adele胸上表示这是个好主意。



「时间有限,我可能要吻两百个姑娘,所以还要加上她现在的空间坐标,求出一个路线上的最优解。」Xiang补充到,「Becky,我需要你...」



「这事儿太不科学了。」一直保持沉默的Xander脸色依旧古怪的表达了没人想听的看法,觉得世界如此玄幻他还不如跟Tenyson一样宿醉不醒得了。










晚上Becky带着披萨和数学公式来找Xiang的时候,盘腿坐在瑜伽垫上的人说,「Tenyson和Nicks都不在,[为了躲避病原体,我们不得不去找个聚会]——这是他们,好吧这是Nicks的原话。」



「虽然很不满我新买的瑜伽垫被你这么坐着,但是,你好点了吗?」



Xiang又吐出了一朵花,他仔细的端详了一阵,「花和中午的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看来我没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灭。」



「什么?」



「你之前说的,花吐症的症状之一,花越是枯萎,情况越是严重,似乎完全枯死的时候就是宿主死亡的时刻。」



Becky担忧的看着他堆在电脑桌上的那些花。



「你可别碰它们,我不记得你有像Serena那么多可以亲的人。」Xiang喝了一口红牛,换来Becky一记轻柔的白眼。



然后Becky又开始了她的嘴炮吐槽,「说真的东方人就不能记载的详细些吗?这个吻要进行到多深入?嘴唇的皮肤碰一下就可以了吗?碰多久?还是要唾液交换?唾液量是多少?也许你咬一口那人吃过的汉堡包就够了?我比较倾向于这个选择因为亲两百个姑娘应该还承受得住,但是挨两百巴掌或者更厉害的...对我来说,可受不了。」但也许这正是Adele爱她的重要原因之一。



Xiang正要开口说话,Becky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啊。」她歪头想了想。



「怎么了?」



「Serena建议我们不要局限于眼前。」Becky的手指回到了键盘上。「虽然我只和Adele约会过,但是,我们并不能确保你只喜欢女孩。」



「Shit!」Xiang整个人弹了起来,他的披萨掉在了Becky最喜欢的那双黑面红底的Prada上。



「你们怎么都喜欢弄脏我的东西呢?」Becky冷漠的用余光瞄了一眼说。










早上的Xander还不是太清醒,但是Xiang显然要出远门。出远门的意思是,比教室、卖场或者附近哪个酒吧更远的地方,因为他换了运动鞋,还敞着公寓的大门。



「名单出来了,」Xiang朝坐走出房门在沙发上坐下的Xander晃晃手机,「我大概得去亲个把人,比如楼上那个姑娘和她室友——事实上这层楼的人都在名单上,也许是整栋楼,不过我是不会去亲隔壁那个酒鬼的,我很肯定我不会爱上他。」



「天哪,」Xander喃喃的说,「整栋楼...至少,Serena是第一个吗?」



「不是。」



Xander看上去沉默了。



「你没提起过,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



「事实上不是个姑娘。」



Xander把脸埋进手掌里狠狠的碾了几下。



「Xander?」Xiang眯起眼睛。



从沙发后面漏出一点声音,「我以为我至少是男生中的第一个!」



「什么?」



Xander抬起头,「我以为我至少是名单里男生的第一个!尤其是你们说过访问量什么的!」



「其实我不止是计算访问量这一项...」



「我待不下去了,」Xander胡乱抓了几下头发,「抱歉Xiang我得离开,也许过几天,天哪你最好忘了刚刚我说的...」



「你的意思是你想吻我?」Xiang狐疑的问。



「天哪,天哪!」Xander防御似的把手臂架在前面,「我不知道!」



「Xander,Xander,Xander!」



Xander匆匆套上了他的大衣,避开了眼神接触,「我真的不知道,再见Xiang.」



他的脸上分明写着再也不要见到Xiang了。



「嘿,听我说一句好么?该死的!」Xiang咬了下嘴唇,扑上去狠狠啄了Xander的嘴唇。



这一下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撞的好像太狠了点了。



两个人各自缓了一会。



「Xiang你流鼻血了。」



「你是第一。」



「什么?」



「名单的第一个,各项指数都是你,虽然物理路径有点远扣了不少分,但是数据结果依旧领先别人一大截,Becky运算了两次。」



Xander眨眨眼睛,「两次。」



「以防万一。」



「可你刚刚要出去。」



「我只是打开了门。」Xiang找到纸擦了擦鼻子,「万一我吻了你你却要揍我,我可以跑快一点。我还换了鞋。」



Xander笑出了声。



Xiang已经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所以你要不要吻我?」



Xander挑了一下眉,「Becky说过也许我们要大量的唾液交换才能治好你?」



「我没这么说过,我是说不知道计量...唔...」



「谢谢你Xiang,」Xander的舌头伸进了怀中那个小个子的嘴里,「还有,我想我们得亲两次,以防万一。」



「早跟你说过就是Xander了。」晕晕乎乎的Becky起床倒了杯水,朝树袋熊一样缠在一起的两人翻了个白眼,顺手关上了门。



——————————————



是的花吐症发作的那天早上,Xander晨跑完回来冲澡之前,Becky就很肯定的对Xiang说了,「你应该去亲Xander.」



然后Xiang迟疑的点了头。



END.
——————
花吐症老梗 就拿来写写吧
我算了算 明天会有一发枪棍肉 照我这速度 明天还要出门(≖_≖ )应该只能在影院里收尾了
然后最迟下周会有一发桑项肉 这个是我已经想好要写的 发生在姑娘们[当然是Adele和Becky]的婚礼前夜 关于[假酒害人]的故事 在这之前不知道还会不会产出其他的
总之这两篇是已知的
最后我还是要吐槽一句 这么久没跳坑真是奇迹 圈子真是冷到我哭 随便都能混个眼熟 我跟你们说你们再不冒个泡真的会失去我哒 至少发个评论告诉我你们在啊(ノ`⊿´)ノ(ノДT)(つД`)(つд⊂)

评论(22)

热度(32)